澳门十三水官网重新回顾家庭影像跟记忆、历史
栏目:风景 发布时间:2019-04-15 13:47

  摄影离不开交流,观看艺术展是一个学习与提高的好途径。为此,我们精选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香港、杭州、东京、纽约、杜塞尔多夫等地

  由《中国摄影》杂志社与影上书房共同主办的中国摄影图书榜入榜图书展,于3月28日在中国摄影画廊开幕。开幕当日,第三届中国摄影图书榜入榜典礼暨第四届中国摄影图书榜启动仪式亦隆重举行(点击了解详情)

  展览共展出历届中国摄影图书榜入榜图书44种及《中国摄影》编辑部推荐阅读书目数十种。不仅展示图书中的精彩内容及图书编辑、设计背后的细节,展览还精选了部分图书的优秀摄影作品进行呈现。此外,与参展图书一同亮相的还有全新设计的中国摄影图书榜LOGO。本次展览的公众开放时间为4月1日-4月28日(每日10:00-16:30 周六、日休息)

  “记忆寓所”即OCAT研究中心发起的首届“研究型展览策展计划”的优胜方案“描 绘历史:中国当代摄影中的历史叙事”的汇报展览

  展览以策展人何伊宁的研究路径来展开,以陈旻、董宇翔、黎朗、石真、唐景锋、杨圆圆、朱岚清共7位艺术家的作品为案例,试图考察诸位实践者的创作如何体现历史、记忆、档案与摄影的复杂关系,如何运用真实或虚构的叙事策略来对历史中的个人故事、事件或片段进行探究。展览分为地上和地下两个展厅,地上展厅的三位艺术家都是从家庭影像中找到切入点,重新回顾家庭影像跟记忆、历史之间的关系;地下展厅的四位艺术家则是从更宏大的主题出发,去重构或改写战争、殖民和全球贸易中的历史叙事

  本次展览是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在中国的首个同名个展,展出阿布拉莫维奇几个重要创作阶段的照片、视频和装置作品,其中多件作品更是首次亮相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被誉为“最激进的行为艺术家之一”,她的表演已经超越了形式的挑衅,并创作出该类型中最重要的作品。不妥协和经常令人震惊的阿布拉莫维奇,其行为艺术创作的核心就是持续不断地试验并探索表演者与观众之间的关系以及肉体的极限与思维的可能性

  “风景”是摄影艺术离不开的话题。英文中“风景摄影”(Landscape Photography)被译为“风景”的(Landscape)实际上是“大地”(Land)和“景观”(Scape)两个词的组合,不同时期的“风景摄影”其意义不同。摄影术发明之初,以蒂莫西·奥沙利文等旅行摄影师为代表的风景摄影师在交通不便、信息不畅的时代,用照片代替了人们的足和眼。之后,阿尔弗雷德·施蒂格利茨提出了“等价物”,这一概念试图将“风景”从表象上的传播转变为对于被拍摄物背后的隐喻的表达。再后来,以爱德华·韦斯顿为代表的西海岸风景摄影的延续者,进入了后期的娇饰阶段;而延续米诺·怀特等对于照片背后隐喻追求的摄影师也开始蜕变为自我的放纵和故弄玄虚

  在风景摄影方面,“新地形摄影”的出现打破了这一现象,为摄影艺术的前进找到了新的方向。此次展览中的两位摄影师:刘易斯·巴尔兹和乔·迈耶洛维茨正是这一运动的代表

  自德国多特蒙德高等摄影学院学成归国后,史国威逐渐形成了自己持恒不变,令人叹服的视觉表达方式,在摄影和绘画间寻得细腻精巧的融合。他观察并记录景象,创作出传统摄影风格的黑白照片,随后对其进行长时间的手工上色。这一过程不仅要求相机镜头背后的眼手协调,亦需精准把控笔刷的涂抹方式;而其中诸多材料与手法的结合,也使其作品承载的内涵远超“手工上色照片”这一标签的字面意义

  男友坐在地上逗弄小狗,阿丽莎瞥向电视机。破损的百叶窗上罩着梦幻的白纱幔,桌上剩半瓶一升装的可口可乐。2018 李岳

  继叙利亚之后,中国女摄影师李岳于2018年两度背上防弹衣和相机继续她的战地摄影之旅,目的地是东乌克兰。阴差阳错地,她这两次镜头中的主体不再是横飞血肉、士兵与难民,而是失去丈夫,从战区逃出却无以谋生的站街流莺们。阿丽莎就是其中一员

  《夜行动物-阿丽莎》是李岳在国内的第二次个展。除却几十张照片,展览还将通过摄影师的装置创作再现东欧战区流莺的生活境况。这说得上是一场女性摄影师为远方哭泣的女性们所办之展。幸存者们的故事,不只都是喜剧

  展览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与摄影展览基金会(FEP)共同组织,威廉·A·尤因(William A. Ewing)和容思玉(Holly Roussell)担任策展人。展览呈现了包括爱德华·伯汀斯基(Edward Burtynsky)、劳伦·格林菲尔德(Lauren Greenfield)、柴田敏雄(Toshio Shibata)、泰伦·西蒙(Taryn Simon)、赵仁辉、洪浩在内的全球130多位摄影艺术家创作的近300幅作品,以复杂多元的视角阐释了当代的文明现状。这些创作于过去25年间的摄影作品见证了全球化带来的巨变,提示我们关注与日俱增的复杂困境与冲突,以及当代生活中事物间前所未有的相互依存的关系

  展览由塔雷克·阿布埃尔菲杜(Tarek Abou El Fetouh)策展,呈现10位来自亚洲大陆不同国家和地区艺术家的作品,涵盖视频、影像装置、绘画和摄影图像等媒材。参展艺术家包括中国艺术家胡晓媛、中国台湾艺术家刘肇兴(Jawshing Arthur Liou)、新加坡艺术家何子彦(Ho Tzu Nyen)、印度裔艺术家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日本艺术家樫木知子(Tomoko Kashiki)、韩国艺术家朴赞景(Park Chan-Kyong)、俄罗斯艺术家陶斯·马哈切娃(Taus Makhacheva)、黎巴嫩裔艺术家瓦利德·拉德(Walid Raad)、泰国艺术家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和柴·斯里斯(Chai Siris)。10位艺术家的作品被置于历史与当下的思想体系之内,使无意、未知与神秘得以显现。作品以其观念与形式、材料与媒介、姿态与行动形成一条想象中的仪礼之路,探索了 “变易”的不同表达,意图引领观者质疑叙事的确定性

  《平行:埃文·奥拉夫》呈现了当今荷兰最重要、最有影响力的摄影师之一——埃文·奥拉夫最近十五年创作生涯中的近五十件作品,其中数件作品皆为首次来中国展出。展览关注的是奥拉夫精心构建的“高度风格化、编导式”的华丽精致的画面背后,完美主义的表象之下,隐藏着的摄影语言的言下之意

  奥拉夫长于时尚摄影和广告拍摄,但本次展览避开了这些已然广为人知的作品,聚焦他的个人创作。奥拉夫的作品中高超的风格塑造和丰富的视觉体验平行共生。他的系列作品揭示了艺术家创作的两个核心元素,其一是自传性,其二则是场面调度和舞台编演

  本次展览的灵感来自美国摄影家Joel Meyerowitz在法国阿尔勒摄影节开幕演讲中的一句话“摄影就是这样一种魔法”,集合了Joel Meyerowitz、周仰和金瓯三位摄影师作品,初探摄影文化魔法般的脉络链接,以及这个影像时代如何把不同国度、不同语言、不同性别和年龄的摄影师联系在一起(点击摄影就是这样一种魔法,了解详情)

  杨圆圆个展《大连幻景》,以大连近代史为背景,通过摄影、装置、影像与声音多个媒介勾勒了一场以城市为舞台背景的“七幕剧”。来自不同时代的角色穿行在港口、楼梯、广场、旅舍、街道与剧场等空间中。在大连幻景的世界里,时空与国别的边界变得模糊,观者仿佛游走在过去与现在之间的平行世界,在多个异乡人如梦幻泡影般的独白中,隐隐回荡着一个跨越百年的无解疑问——“何为故乡?”

  在杨圆圆构建的空间蒙太奇中,时间与空间多重交叠,在此地经过的陌生人因对于同一座城市的情感和记忆而产生命运的交织。作品里每一个来自现实的过去时刻,亦幻亦真地构成此刻的世界

  这是意大利女摄影师露西亚·贾加妮(Lucia Giacani,1976-)首次来中国举办个展。展览呈现Lucia五个系列的二十余件作品。儿时便出于热爱尝试摄影的Giacani如今已是《Vogue》时尚杂志旗下品牌的专用摄影师。她像是一个剧场艺术家,偏爱骨纤肉匀而富有活力的女模特,敷粉修容,无限放大其女性特质中最冷硬与最稠艳的两极。展览现场复原“Killing Time II”作品原有场景,让观者能切身走到场景里面感受作品气息,走进她的奇异镜头之下。在五光十色的帷幕背后,她所思考的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如何看到女人的本质,以及如何让她们的活色生香永垂不朽

  邵文欢正进行着的长期创作计划《浮玉》系列作品,是其对传统文化进行的另一角度的思考。艺术家通过截取一段古画中的“山水”作为基本原素,然后完全利用3D成像技术(包括材质的数字化)完成影像中的山水,没有任何现实贴图。他的作品结合了多种技术与工艺——素描、手绘、数字技术的加工、暗房冲洗等等,在这层叠的绚烂手法背后,蕴藏的是艺术家透过外在客观世界的表象,对文化与精神的探索

  “借山描景”展览由王庆松策划,展出傅拥军、侯春苹、李天元、秦颖、涂涂、吴小武、肖萱安、夏晏、姚璐、颜长江、杨泳梁、赵晋龙、张兰坡共13位艺术家的作品。他们或多或少地借鉴了传统山水绘画的表达方式,并以多元的创作手法描绘了一种当代的各自生活方式的景观。通过摄影回溯传统山水绘画,以一种新的纪实态度表达生活经历及所见,同时也是一种新的观看方式的尝试。参展作品既是对过去的乡愁,及历史长河中人类文明进程的记录和发问,同时也是对当代风景摄影之边缘的新的探索

  本次展览是隋建国自2008年以来最全面的阶段性回顾,力图全面梳理艺术家十年来的雕塑创作和观念系统的转变历程。展览由独立策展人崔灿灿策划,囊括艺术家以雕塑、文献记录、手稿、影像和纪录片为形式的近百件作品

  作为国际舞台上最具影响力的雕塑家之一,隋建国从2008年的《盲人摸象》系列开始,告别了现代主义雕塑和观念艺术的传统,进入了全新的思考语境。通过持续不断、类型广泛和数量众多的实践,艺术家建立了一套独立的个人体系。此次展览的标题“体系”即由此而来,它一方面指涉艺术家十年来所形成的创作体系的内在结构,作品之间丰富、多样的思考轨迹;另一方面,它暗示着艺术家更为宽广的历史意识,重新评估和建立雕塑体系的雄心,展示其阶段性的艺术实现

  香港已故著名摄影师何籓的《念香港人的旧》(Portrait of Hong Kong)展览展出大约40幅作品,其中一些从未公开展出过。展览还发售同名摄影集,该书之前已于2017年6月出版,并在2018年第十一届香港书奖中被评为“年度最佳图书”。该摄影集共收录了100多张未发表过的作品,记录了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香港街头,以及街上的普通大众。与何藩早期画意风格的作品相比,这批街头摄影作品更自然及接近纪实。在他的镜头下,有工人、人力车夫、街头小贩和推着车的老人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摄影部于4月3日正式成立,这是国内第一家专设摄影部的美术馆。同时,“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系列展:摄影术传入至今的中国摄影书写暨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摄影部成立特展”开展

  本次展览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特展,旨在展示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馆藏,确定未来的学术指向和馆藏方向。《早期中国影像原作展》《佚名照》《文人与史诗》《1949年的中国摄影》等涵盖晚清、民国、战争年代、新中国等不同时期影像的系列展览,既是对于革命与复兴的历史性的回望,也展示了摄影家的人生历程和艺术创作的视角

  此次展览,莫毅利用这些窗户的素材,在单向空间重新创作影像装置作品《324个窗户》,其“闭”和“关”的所指,在单向空间的语境里被自动地得到提示、警醒和批评,用意在于把“窗户”与“书店”两个意象杂糅、互相置入,让人们对“观看”、“自由”等价值进行重新思考。这些作品以不同形式散落于书店三楼单向艺廊、二楼至三楼楼梯、二楼书柜侧面,还将以“窗户照片 + 镜子”组合的方式,粘贴在书店二楼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和咖啡桌上,或是隐藏在书柜里,与书相伴(点击春天了,窗户可以常开了 莫毅个展:324个窗,了解详情)

  每年春季,东京都写真美术馆都会聚焦早期的摄影发展,举办相关的展览,今年的焦点便是摄影的发源地之一——英国

  展览分为“发明家们”“维多利亚时代的文化”“从 英国到世界”三个部分。英国对自身早期的摄影作品一直进行着妥善的保存、研究和公开展示,此次展出的300多件藏品,除了美术馆馆藏摄影作品外,还呈现了拥有世界最早的摄影协会英国皇家摄影学会(The Royal Photographic Society)收藏品的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收藏各种早期摄影作品的英国历史档案馆(Historic England Archive)以及收藏有苏格兰早期摄影作品的圣安德鲁斯大学等机构的藏品,其中多数从未在日本公开的展出

  从19世纪的银版法到21世纪的自拍,肖像一直是摄影的主流之一。此次展览由艾琳·巴奈特(Erin Barnett)和克劳特耶·范迪克(Claartje van Dijk)策划,策展人从ICP的收藏中选择了包括工作室肖像、快照和纪实照片在内的作品,例如索斯沃斯和霍斯(Southworth & Hawes)以达盖尔法拍摄的临终照,到美国著名妇女权益运动领袖索杰纳·特鲁思(Sojourner Truth)拿着针织毛衣的名片照片肖像照,再到尼日利亚摄影师塞缪尔·福索(Samuel Fosso)富有表演效果的自画像,以及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通缉海报,这些作品展现了人们在镜头前呈现自己的不同方式。展览以此提出问题:他们是由谁以及如何来表现、塑造的?照片中谁是值得纪念的

  1842年,艺术家、建筑史学家、考古学家和摄影术先行者约瑟夫-菲利贝·吉罗尔·德·普朗吉(Joseph-Philibert Girault de Prangey,1804-1892)开始了为期三年的地中海东部摄影考古之旅,最终带着一千多块达盖尔法的照片回到了法国——这是摄影史上具有开先河意味的行动。普朗吉拍摄的这批银版照片,是希腊、埃及、土耳其、黎巴嫩、叙利亚和耶路撒冷至今尚存的最早的影像之一,而描绘意大利的最早的达盖尔法影像也是由他完成的

  作为首批达盖尔法的实践者之一,普朗吉很长一段时间并未获得太多的关注。而正是他以摄影为工具进行的考古实地工作,实现了考古学与摄影记录在彼时的全新结合。这次展览是美国第一次以普朗吉为主角的展览,展出了其120多幅摄影作品,以及他的水彩画、油画、平版印刷出版物和手稿等资料

  地点: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宫博物馆(Museum Kunstpalast)

  这场展览名为“前线的女摄影师:从李·米勒到安贾·涅得金豪斯”(Fotografinnen an der Front. Von Lee Miller bis Anja Niedringhaus),呈现了过去80年中8位女性战地摄影师运用独特艺术策略和叙事方式的约140幅作品,涵盖了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欧洲战争到近年来的国际冲突

  这些女性战地摄影师曾身处战火前线,冒着生命危险拍摄报道,她们其中有些人也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例如格尔达·塔罗(Gerda Taro),就在1937年报道西班牙内战期间意外身亡,年仅26岁,她也是著名战地摄影师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的恋人。美联社的摄影记者安贾·涅得金豪斯(Anja Niedringhaus)在2014年报道阿富汗选举时被枪杀(点击枪炮与玫瑰 一场关于女性战地摄影师的展览,了解详情)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