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原理风景摄影李止:摄影还年轻别未老先
栏目:风景 发布时间:2019-04-02 08:27

  中国摄影年度排行榜由丽水摄影博物馆在2013年发起,是中国摄影发展的一个风向标,旨在针对上一年度国内涌现的优秀专题摄影作品进行公推和综合审议,最后评出本年度上榜作品。日前, 第六届排行榜的推荐和评审工作已圆满完成。轮到你了将对这些上榜摄影师进行一一专访,这是轮到你了介绍的第7篇上榜作品:摄影师李止的入选作品

  也许与年龄的增长有关,近年在风景摄影与绘画方面的创作,从精神性上逐渐由儒学的熏染渐进于中国道家思想的根性,由书房画室的研习转向踏遍青山,体会山川自然,草木清华间的气息流转,生生不息

  由此创作也随游踪所至渐渐变化,涤去旧貌,所摄所作,既是银盐颗粒在山水烟云间的跌宕咏叹,也是大自然承受工业文明重荷所发的悲怆长吟

  溪山系列在《山行》与《洪谷》的基础上开始创作,自北宋画家范宽的家乡耀州开始,从西北耀州.辋川,到中原.江南,驱车数千里,漫游溪山胜处,访禅问道。汲古之余,试图以纯粹传统影像的形式创作一组更有实验性的作品

  山非山,溪非溪,有时溪山又是溪山,恍惚之间,借这残山剩水,梦回故国山川

  拍了一年后,又思应到古人未到处,所以又西到藏区,东到大海,徒步穿越了其间几条峡谷

  这组作品还在最后梳理中,因为可能会采用纯粹手工银盐制作,以更传统的制作传递拍摄的实验性,所以底片不会电分,所提供图片是自挑选照片的普通电子图像中选出的第一部分

  中国摄影年度排行榜评委严志刚说道,“由《山行》、《洪谷》到《溪山》,每一次从不堪现实中逃离,到依旧怅然若失归来,李止的作品,第一印象都是整体的大气端庄,肃穆萧瑟。那些简单坦荡的山石、无拘无束的枝叶、轻描淡写的丝流和氤氲弥漫的气氛之间,以无言中,仿佛总能看到千百年来那些怅然若失的背影,听到那些曾经寂寞的脚步。而艺术家一直的企图,是在山水间归零自说自话,以现代银盐和古人墨色灵犀相通

  如果说过往,李止作品安静的背后,还偶尔藏着窃窃私语的风声、生机勃勃的气息和偶露狰狞的力量及其他一些“想告诉你”的信息,而《溪山》要的可能就是越来越没有看头,只在不经意处,整体和细节中仍然保留着一种孤傲与桀骜。借以李止的作品,与时空对话,人的渺小和退缩果真是低进了尘埃。所以,李止的作品,表面看起来可以疗伤。其实是,越看越伤。”

  轮:李止您好,从《山行》到《洪谷》再到《溪山》,照片似乎从一开始的有些“人味儿”到后来直接对山体的凝视,这之间的转变是如何发生的?是否像您说的是一种创作思想上的转变

  李:初入山中,难免顾影自看。渐入山深,物我两忘,人即是山,山也是人,所以涧户寂无人

  轮:《溪山行旅图》是北宋画家范宽的画作,《溪山》这组作品是从范宽的家乡耀州开始拍摄,行走过很多地方。如果说照片的被摄对象是“溪山”,那么摄影师本身的行走便是“行旅”。那么您在拍摄地点的选取上有什么考量吗

  李:当然,所以先入耀州山,耀州山是拉开的溪山卷首,气象犹在,残破不堪,寂寞无言

  轮:拍摄一年后又去到古人未到之处进行拍摄,这和之前拍过的地方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吗

  轮:您在之前的一篇文章里说到作品“只是一种对自然的观看,是物我之间的互相映照,无关于东方绘画,无关于地形学摄影”。但我还是想问,自幼学习绘画的您,照片肯定有受到中国画的一些影响吧?有时会参照或是有意地模仿中国画吗

  广州李楠老师写过一篇文,曰不止山水,借来作答第一问恰好,读者可参阅。2017年法国展览时,一位法国学者文章中评论我作品的一句话我也很喜欢:流动的抽象。法国人毕竟更懂摄影。国人喜欢拉张虎皮披着威风,以前那张虎皮叫作纪实,这两年一些人喜欢披张新虎皮,叫作山水。其实缺了两样东西,读者缺了审美准备,作者少了文化自信,也少了对摄影的自信,影弱画之徒,画怯影之奴。我想借此对风华正茂的今日少年说:摄影还年轻,别未老先衰,要气吞山河,另开洞天

  轮:之后这组照片将用手工银盐制作,和现在看到的电子版照片不同。您似乎比较注重照片的材质或者说媒介,能谈谈您的想法吗

  李:我珍视每种制作的材料语言特性,心中并无此高彼低之别,只是作品呈现的需要。这个问题,就用将来的作品回答吧,欢迎你去丽水博物馆看展览

  李止,本名李俊杰,1975年生于河南封丘耕读之家,自幼以师承方式学习东西方传统艺术,后游学于杭州与北京,现为职业艺术家,以绘画与摄影两种方式进行艺术创作。个人公众号:一镜观

  关键词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