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摄影帕慕克举办“阳台”影展这些照片记录
栏目:风景 发布时间:2019-02-28 23:24

  2019年2月5日,土耳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当代著名作家费利特·奥尔罕·帕慕克

  奥尔罕·帕慕克,1952年6月7日生于伊斯坦布尔,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当代欧洲最杰出的小说家之一。帕慕克自幼学画,大学主修建筑,后从事写作及摄影。2006年,帕慕克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词称:“在探索他故乡忧郁的灵魂时,发现了文明之间的冲突和交错的新象征。” 帕慕克著有《白色城堡》、《黑色之书》、《新人生》、《雪》、《纯真博物馆》等多部作品,他的作品已经被译为60多种语言出版

  早先,在1月30日,他的出版商就已经宣布帕慕克将以自己在阳台上拍摄的一系列照片,举办一场展览,展示“伊斯坦布尔微妙且不断变化的景色”。展览方Yap_Kredi文化与艺术中心

  “奥尔罕·帕慕克:阳台”摄影展在Yapi Kredi文化中心的展览现场

  “福楼拜在我出生前一百零二年造访伊斯坦布尔,对熙熙攘攘的街头上演的人生百态感触良多。他在一封信中预言她在一个世纪内将成为世界之都,事实却相反:奥斯曼帝国瓦解后,世界几乎遗忘了伊斯坦布尔的存在。我出生的城市在她两千年的历史中从不曾如此贫穷、破败、孤立。她对我而言一直是个废墟之城,充满帝国斜阳的忧伤。我一生不是对抗这种忧伤,就是(跟每个伊斯坦布尔人一样)让她成为自己的忧伤。”——奥尔罕·帕慕克 《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

  伊斯坦布尔,一座在帕慕克看来,充满着记忆和宿命的城市,承载着过去和未来的城市,也是牵动着他的命运也让他依附的城市。正如帕慕克所说:“我的想象力却要求我待在相同的城市,相同的街道,相同的房子,注视相同的景色。伊斯坦布尔的命运就是我的命运:我依附于这个城市,只因她造就了今天的我。”

  一两百年前,法国作家福楼拜造访伊斯坦布尔,在一封信中预言它将在一个世纪内成为世界之都,爱尔兰大诗人叶芝在年迈之时,写下了著名诗篇《驶向拜占庭》(在拜占庭帝国时期,伊斯坦布尔被称为君士坦丁堡)。但这些承载在奥斯曼帝国和拜占庭帝国上的辉煌,在帝国斜阳的余晖之中,却充满了让人挥之不去的失落与忧伤。在帕慕克看来,这座城市从来不曾如此贫穷、破败和孤立。他为自己的女儿起名叫露雅,在土耳其语中,这个名字意味着梦想,他渴望寻找土耳其民族的文化身份,肯定和追求着“土耳其性”(所谓“土耳其性”,就是土耳其民族所特有的一切)。他用自己的笔重铸了这座城市的现代神话,用笔触记录下伊斯坦布尔的日常生活。但这似乎远远不够,语言无法尽诉他对这座城市植入骨髓和灵魂的情感,他渴望着更多的表达

  《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土耳其】奥尔罕·帕慕克 著,何佩桦 译,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2018年3月版

  在22岁之前,帕慕克渴望成为一名画家。20世纪60年代开始,帕慕克拍摄了伊斯坦布尔的街道,并将其用于绘画,这在《伊斯坦布尔自传体随笔》中有介绍。在《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这本书的前言里,帕慕克详细讲述了自己拍摄照片的故事。1962年,帕慕克拥有了自己人生中第一台相机。在当时,拍摄照片是一件极为神奇的事情,因此帕慕克将拍照的瞬间,称为一个“特殊”的时刻:每次拍照前,都需要经过一番思考,一番“不知道这是否合适”的推理。关于我所拍摄的照片的意义、我为何拍摄照片的最早思考,就是这样被开发的

  “20世纪50年代,为城市拍摄了最好照片的阿拉·古勒,开始用相机记录伊斯坦布尔的日常生活、一个城市的苏醒、小店铺、手艺人、司机、小贩、渔民。在那之前,伊斯坦布尔人的人性状态很少自动地进入照片。那些被称为阿卜杜勒·哈米特档案的照片,便是最好的例证。1877-1909年间,待在耶尔德兹宫里,足不出户统治奥斯曼帝国的阿卜杜勒·哈米特,在19世纪80年代后,为了他自己的兴趣和爱好,也为了宣传,让人拍摄了数以千计的照片来记录伊斯坦布尔和帝国,特别是他自己的现代化行动。”——奥尔罕·帕慕克 《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

  1973年后,帕慕克成为画家和建筑师的梦想渐渐褪去,他停止了拍照,决定做一个小说家,想要“通过文字而不是视觉图像去观察、描述和重新解读宇宙”。在帕慕克的《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一书中,书写了帕慕克作为作家的个人历史,也书写了这座城市的忧伤。其中,帕慕克甄选了450幅黑白照片,将图片与他的记忆相连,在黑白分明的城市影像中,感受传统与现代并存的城市历史,感受他对这个城市,对土耳其文明的感伤

  这些照片大多来自帕慕克最喜欢的土耳其摄影家、被誉为“伊斯坦布尔之眼”的阿拉·古勒

  但帕慕克,终于又一次拿起了相机。从2012年的冬天开始,五个月的时间里,帕慕克用长焦镜头在阳台上拍摄了8500张彩色照片。从他的阳台上,可以看到伊斯坦布尔、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入口、古城、开阔的城市地平线、城市的亚欧两侧、周围的山丘以及遥远的岛屿、山脉和飞鸟。写作之余,帕慕克时常离开自己的写字台,视线跟随公寓前航道上的船只缓缓移动

  在三十多年后,处于写作瓶颈期的帕慕克再次开始拍照,而这成为他全新的一种创作,帕慕克发现,自己的愿望,与他所经历过的一种奇怪的特殊情绪相连。他开始思考,为什么要拍摄这些照片?视觉和摄影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关系?写作和视觉之间的联系又是什么?帕慕克为自己的摄影集起名《Balkon》,在土耳其语中,这是“阳台”的意思。摄影集中展示了帕慕克精心挑选出来的近500张照片,他还为这本书书写了简介。这些画面,记录下了帕慕克对这座永恒之城的冥想

  “追忆往昔,回想过去的自己,问题不在于我是否要立即点一根烟。事实上,过去的那种对化学体验的渴望早已不复存在。我只是很怀念过去的那个我,就像怀念一个勇敢的朋友或者一张英俊的脸。我所渴望的只是做回曾经的我。我总觉得自己仿佛被迫穿上了别人选中的衣服,使我成了我所厌弃的那一类人。假如重新抽烟,我就会再次对黑夜产生强烈的感受,甚至感受到我过去曾经有过的恐惧。”——奥尔罕·帕慕克《别样的色彩》

  摄影集《阳台》的出版,促成了本月正在Yap_Kredi文化与艺术中心举办的摄影展“奥尔罕·帕慕克:阳台”。帕慕克坦言,自己一开始并不愿意分享这些摄影作品,一直到五年以后,重新审视这些照片时,他才意识到,它们不仅仅是某种景观的记录,“在过往的时间里,每一张照片似乎都组成了我的那些幽暗情绪的标志”。帕慕克如是说

  “奥尔罕·帕慕克:阳台”摄影作品,图片源自Yap_Kredi文化与艺术中心(Yapı Kredi Kültür Sanat)

  时刻难忘故乡的伊斯坦布尔人帕慕克为这次展览挑选了600多张照片,他认为阳台是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也代表着自己的某种观点:“这种观点反映了我自己的思想状态,揭示了我内心深处不可言喻但深邃的情感。”从阳台上看到地面景色,“邀请我寻求安静和内省,让我放弃物质上的顾虑,而赞成更多的智力追求。”帕慕克想要如实记录下展现在自己面前的风景,他说,“我觉得有必要一次又一次地审视风景——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为了拍下它的照片——因为我发现它很难写出来。”

  “奥尔罕·帕慕克:阳台”摄影作品,图片源自Yap_Kredi文化与艺术中心(Yapı Kredi Kültür Sanat)

  这些照片中包括了城市景象、博斯普鲁斯海峡、金色号角、马尔马拉海、王子群岛、纵横交错的船只和鸟儿滑翔的全景。展览方YapiKred方面表示,这些照片出人意料地成为了对帕慕克作家身份的一大补充

  “奥尔罕·帕慕克:阳台”摄影作品,图片源自Yap_Kredi文化与艺术中心(Yapı Kredi Kültür Sanat)

  在帕慕克看来,这些照片,更像是一个故事,或者一本小说,从视觉呈现上,它更类似于一本漫画书,“我当时拍摄下了这些照片,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拍。我也不知道,有一天我会出版一本图册。”整个展览之中,人是最少出现于其间的——只有一张表现四位女性打牌的作品,大量的展品都是风景作品,其中既有洲际渡轮上空的浓烟,也有远处的飞鸟和船只,或者是被白雪覆盖的港口景象。这些风景,被帕慕克视为自己心境的写照,他将阳台比喻为肥沃的处女地,“充满了我想要收集和保护的事物”

  “奥尔罕·帕慕克:阳台”摄影作品,图片源自Yap_Kredi文化与艺术中心(Yapı Kredi Kültür Sanat)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