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歌曲人物摄影不仅活跃在Samsung
栏目:人物 发布时间:2018-12-16 00:38

  “Rafal Michalak今天也来了,他为《花花公子》拍了不少大片。罗泰川端着为《秘热》特调的酒款,向我介绍着前方戴眼镜的摄影师:“这哥们儿真的很爱摄影,即使他得了癌症”

  “还有那边,是二宫雄大的作品,你进去时小心点,屋子很黑,得打开手机电筒。”犹记得上次有这样的感受还是在成都·蓬皮杜:“全球都市”国际艺术双年展上看刘窗的《饱食终日的我》

  7位摄影师,5个国家,6个半路出家,1位视觉障碍者,唯一的职业摄影师生病了,这就是《秘热》的大体情况。哦,对了,他们都在网上认识

  Rafal Michalak来自波兰,▓是7人当中唯一的职业摄影师,他为《花花公子》拍照。对,就是那本玛丽莲·梦露、辛迪·克劳馥、莎朗·斯通、索菲亚·罗兰、纳奥米·坎贝尔都争相出现的杂志

  泰川说,▓他病了,但Rafal似乎只关心他那点儿爱好。这次他来成都,带着他与摄影那些事儿在咸集、集火空间、省图玩了个遍

  想当年大师Rafal 也是零基础起步,他用仅有的一张照片参赛,▓获奖后立马用奖金买了第一台数码相机。摄影生涯,也就这么开启了

  pie照真是件让人上瘾的事,就算逛个街,Rafal 也要扛上自己心爱的相机。过去八年,他在西班牙、瑞典、格鲁吉亚、波兰的街头捕捉了不少有意思的镜头

  墙面上,Rafal 将这些有趣的瞬间拼贴在一起,命名为《小故事》。人物、广告牌、街角、单车、路标、衣帽间模特,这些充满偶然性的因素随机碰撞出了时空穿越之感

  咸集的厕所里展出的作品源自Rafal的一项正在进行中的实现性项目SHAME。这些作品焦灼着私密的情愫与错乱的心理,镜头前的女性身体与被故意划花的面庞向观众展示着Rafal 关于“羞耻”与“越轨”的定义

  日本本州岛有个城市,叫仙台。对于中小学生来说,▓这里应该很熟悉了。我们的大文豪鲁迅先生曾经在仙台医专学习,后来,那篇《藤野先生》不知勾了多少的中国游客的魂来到这个城市

  而这里,也是二宫雄大(Yudai Ninomiya)工作和生活的地方。与Rafal一样,雄大也酷爱街头摄影,但他更喜欢夜间出没

  摄影展开幕那天,雄大没来。工作人员站在展区的门口提醒观众:“里边很暗,麻烦将手机电筒打开进行照明。”

  小剧场下的封闭空间里是雄大用Rollei zone-focus 相机和黑白100 ISO胶片拍摄的照片,无一例外,都是手工冲洗

  歪曲的街头,模糊的人影,在展区腾升的薄雾下显得扑朔迷离。这些看似故弄玄虚的画面,其实就是雄大眼里的世界

  大约在四年前,雄大患了渐进性眼病,眼里的世界变得模糊,于是,他镜头下的街也发生了奇异的化学反应

  在这场展览中,策展方从视觉障碍者摄影师的视角出发,模拟了他观察世界的感受和摄影创作方式

  雄大将这组影像实验式的照片称之为《流れ》(Passing by)。或许正像它们的拍摄过程那般,这些并非普通的照片寓意着不断变化的世界

  既是视觉障碍者雄大对日本城市生活的观察与体验,▓也是摄影师雄大对人们心灵无意识区域的窥探

  2018年5月,罗泰川(Edwin Luo)在日本东京,森山大道和瀬戶正人的画廊Place M办了个展,叫“The Last Train”(《终电》)

  一个搞金融的成都人,告别了无聊的数据,拿起了相机,大概就是罗泰川现在的样子。他曾漫游在东京与成都充满酒气的街头,拍摄着斑马线、人群、出租车以及从天而降的雨丝

  故乡和异乡,于漫游者罗泰川来说,或许并没有明确的界限。但手里的相机却依然免不了在少小便阔别的成都中去追逐好奇心,在乡愁滋生的东京去发现生活

  后来,他试图在成都和东京之间拍摄的影像之间强行寻找一些联系,于是,便诞生了咸集中正在展出的这组照片《牵强附会》

  这么一说,好像照片里那个穿白衣的少女和躺在地上的“佩奇”,泳池中的小黄鸭和湖里游过的一群鸭子,停靠在江边的摩托车和架在河里的麻将桌子,还真的就有了某些联系

  那到底又有什么联系呢?罗泰川说了,▓“与其我来编造故事或附上虚假的感情,不如让照片们自己去扯淡”

  与罗泰川一样驻扎在成都的,▓还有Jake Homovich,他是个美国蓉漂,出生于纽约的唐斯维尔

  Jake 的爸爸是个石匠,在中国留学毕业后,Jake 做过很多与摄影无关的事情,外教、写文章,什么都尝试过。现在的他,是个作家和自由摄影师,也参与一些中国和美国的纪录片拍摄

  来到咸集,一进门,看到的第一个展览便是Jake的作品《石心》。在成都生活多年之后,他返回了家乡,▓竟然感受到了一股文化冲击。于是,他想透过手里的相机来剖析自己生活了大半辈子的环境

  这次创作,不再是简单的记录,而是掺杂敏感的过往经历与身份认同的反思。当然,也包含着对在地文化和居民历史的阐述,而里面,必然也带上了些许来自成都的独特视角

  这两天,走到U37创意园区的门口,便会被“秘热”的海报所包围。海报前面,不时有一些歪果小哥哥、小姐姐经过,他们的手里拿着相机、咖啡、又或是一个刚刚出炉的蛋烘糕

  这不禁让去思索“秘热”的含义。它既是展览的名字,也是摄影组织“出道”时的组合名。同时,也是那些隐于你我日常生活之中,转瞬即逝而又似乎永恒存在着的,荒诞不经的非凡瞬间

  7个摄影师来自5个国家,包括成都的罗泰川,美国的Jake,Joey和Ben ,英国的Nathan,波兰的Rafal,日本的二宫雄大

  他们肤色不同、性格迥异、风格有别,职业也千差万别,他们或许是艺术家、摄影师,也可能是导演、作家,甚至还包括外国蓉漂以及前金融行业搬砖人员,却因为instagram上的一次互相点赞而走在了一起

  因为他们的相遇,我们才能看到Joey Schultz镜头下的《川西》,才能看见Nathan Gibson 所描绘的《巨兽》

  同时,也才能发现来自洛杉矶的纪录片导演Ben Mullinkosson,不仅活跃在Samsung,Yelp,HBO等大牌商业广告拍摄之中。原来,他的镜头也可以在朋友的脸庞之间触摸生活的细节

  在胶片快要消失的年代,在难以找到胶片冲洗的城市里,这一百余幅用胶片拍摄的作品似乎放慢了城市的脚步,让观众得以走进艺术的世界窥探城市的角落与生活的瞬间

  这就是“秘热”为城市带来的惊喜,展览现场沉浸在Tyler Miller制作的特别音乐之中,寻常难以一睹的纪录片也闪烁在小剧场内,它们来自Nathan与Ben

  策展方“近未来”藏于U37的角落里,这个头戴美术馆、厂牌、媒体等多重帽子的复合空间就像是一个新型城市生活方式的实验室

  那些害羞的艺术家、不知道自己是艺术家的艺术家都“躲”在这里,进行着他们的实验

  ▲“秘热”摄影师、“近未来”成员、黑羊墙工作室成员与咸集成员 @秘热胶片摄影展

  流连于此的观众,或许中意于“秘热”镜头下的千万种可能性,或许爱上了画面中平淡无奇中的真相

  又或许,只想在坐在”城市的客厅“里,听听水碾河的市井故事,望望339的上空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