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游戏官网高鹏:摄影的每个领域都有自己
栏目:人物 发布时间:2019-04-25 10:45

  高鹏,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曾任《中国周刊》摄影,现主要以摄影影像媒介创作。工作生活在北京。曾获2017sony摄影奖观念组奖项,2017 侯登科纪实摄影奖提名奖,2015 IPA国际摄影奖中国区FINE ART 银奖

  A:上学时候一直听摇滚乐为主的各类音乐。2003年大学毕业到了北京经常看演出,也喜欢拍摄,后来几年就在杂志社做摄影,拍文化艺术人物,当时给国内大部分的音乐类杂志都供过图

  A:肖全和高原的摄影作品我都看,刚做摄影时候会多看各类摄影师作品,学习人家的优点。国内那时我还常看严明、高远、苏里拍的人物。国外人物摄影师我喜欢大卫·拉夏贝尔(David Lachapelle),他的创意天马行空。我还喜欢罗杰·拜伦(Roger Ballen),他的作品可能不算常规的肖像摄影,但个人特点非常鲜明

  Q:跟其他亚文化一样,摇滚乐很容易被不熟悉它的人贴上标签。能否举些例子,谈谈你的摄影是如何回应那些刻板印象?你是怎样给摇滚音乐人拍照的

  A:也许十几二十年前摇滚乐在国内算亚文化吧,但我觉得这些年摇滚乐已经趋向青年主流文化了,有的台湾流行音乐组合都给自己贴上摇滚乐的标签提高档次。你说的“刻板印象”是指不了解原创音乐的人认为摇滚乐是狂躁的小众音乐吗?我尽力去把摇滚乐手和原创音乐人拍得有意境,或者通过照片展现出他们的音乐给我带来的感受

  比如拍摄朱哲琴,她的唱片《阿姐鼓》我印象比较深,她的音乐与西藏的宗教信仰相关。唱片里一首歌曲唱的是一个不能说话的姐姐杳无音讯的故事。我让她摆了一个挡住眼睛、耳朵,闭口不说话的姿势,她也觉得符合音乐的气氛,我们就拍了这样一张肖像

  拍摄郑钧时,正值他在做选秀音乐节目的评委,与杨二车娜姆发生争吵愤而离席之后,我想拍他不羁的性格,▓就让他做了一个怒吼的姿势,拍完给他看,▓他也很满意。音乐人很多都是敏感、有才华的艺术家,拍摄过程中他们有时也会有各种建议和创意,所以跟他们一起拍摄像是一种共同创作,挺有乐趣

  Q:你后来的《错觉》和《镜》非常不同于之前的肖像摄影。其中《错觉》在2017年收获了当年的“索尼世界摄影大赛”奖项,也入围了三影堂摄影奖。为什么会有这些主题和手法上的转变

  A:摇滚乐人物和现场图片大部分是我2010年以前拍的,算是练习人像摄影和报道类摄影的作品吧。其实2008年之后我就在试着用摄影拍一些自己想要表达的荒诞画面,而不仅仅是纪录性的摄影,所以逐步拍了《错觉》等系列作品。其实不限于摄影,我也偶尔画画、做过视频作品,觉得不太成熟的就没有拿出来给人看

  Q:《错觉》是事先有构思再去具体堪景、拍摄,还是平时游走的过程中发现灵感立刻实施?会进行后期合成吗

  A:都有吧,有些是我事先想好的画面然后找模特拍摄。也有时候是在郊区看到有特点的景,会想我如何利用这样的环境形成我想要的风格和画面。这些照片基本靠直接拍摄,后期会修亮度

  Q:你在2012年离开报社,成为自由摄影师。这样的转变也发生在很多摄影师身上,比如你前面说到的严明。媒体摄影的经历对艺术影像创作有帮助吗?你觉得从媒体摄影师到艺术创作是一条顺理成章的路吗

  A:报道类摄影、商业摄影、当代艺术影像,每个类别有自己的规则和标准,甚至不在一个行业。一个领域成熟的经验没法复制到其他领域。一般我不建议媒体报道类摄影师或摄影记者转型做艺术或当代摄影。做艺术最好还是要学艺术出身,理解艺术史上各流派风格的内涵,熟悉从古典到现代到当代艺术发展脉络。如果觉得自己在艺术史上能有一席之地,可以试试

  A:前阵申请了澳大利亚BigCi艺术机构一个月的驻留,位置在距离悉尼1.5小时车程的蓝山山脉地区,是艺术家和登山探险家Bolotin夫妇创办。Bolotin先生会带着我们爬山、徒步,他熟悉山区各种地形,能讲述山里每一种动植物的习性。一起驻留的有3个中国人和3个外国人,每个人擅长的领域都不一样,有做装置的、做绘画的、做手工造纸艺术品的、▓做公共雕塑的,我是做摄影为主

  我们在山区里的工作室各自做作品,下午一起聊天喝茶,一起做中西混搭的饭菜。美国人跟我们学中文,我也跟他们学英文,▓隔两天大家会选一部电影一起在放映室看。我们也会开车往山区更远一些的地区走,那里能看到野生袋鼠出来吃草,蹦来蹦去跟人们对视,非常有趣。长期居住这里人的还会看到蜥蜴、蛇、▓袋熊、负鼠、大蝙蝠、大蜘蛛之类的,这些动物要是跑家里来打扰生活就不太有趣了。我在悉尼也住了几天,▓主要看展览和唱片店、画廊、美术馆,这些机构和店面的数量能有北京的10倍吧。澳洲环境宜居,遇到的人都很友善,驻留生活大家相处很融洽,▓像一个家庭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