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十三水的技巧人物摄影电影人物 镜头下的精致
栏目:人物 发布时间:2019-03-05 11:15

  他是我国早期的电影摄影师,新中国成立后,任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影师。他先后拍摄了《新女性》《迷途的羔羊》《上甘岭》《狼山喋血记》《燎原》等影片,都是当时摄影艺术水平较高的作品

  周达明,广东潮阳人, 13岁到上海当商店学徒。1927年进友联影业公司摄影部当学徒、助理,开始学习摄影。1930年他独立掌机,拍摄了《荒江女侠》(第三集)。接着,又拍摄《海上英雄》等影片,并在其中饰演角色。1932年,转入联华影业公司任摄影师,玩十三水的技巧拍摄影片《风》《新女性》《迷途的羔羊》《狼山喋血记》《王老五》等,影片公映后,都受到当时观众的好评,并得到进步影评界的关注

  他在摄影创作中的最大特色之一是:善于运用光影的“手段”,使画面有十分饱满的层次,而且发挥黑白片的特点,造成极大的色调反差,突出了典型环境,渲染着人物的情绪

  在上海由中国摄影师拍电影的,最早是商务印书馆聘请的留美学生叶向荣和照相部技工廖恩寿。在技术落后、条件简陋、资金有限的20年代,不少摄影师因陋就简,开动脑筋,拍出许多当时看来十分的镜头

  20年代的摄影师们对摄影技艺的把握,还表现在对镜头的运用上。1922年明星影片公司拍摄的《劳工之爱情》已出现主观镜头、空镜头,还出现刻画人物心理活动的叠印镜头和变格摄影。《火烧红莲寺》这部轰动一时的武侠神怪片,是中国第一部大量运用特技摄影手法摄制的影片,片中的隐身、接顶、火烧、斗法、腾云驾雾等引人入胜新奇异常的镜头,都是摄影师董克毅和美工师张聿光一起钻研拍摄出来的。他们从中国古彩戏法和外国魔术表演中得到启发,终于利用当时的技术设备,拍摄出一组组难度较大的镜头,丰富了电影的摄影技巧

  中国摄影师拍摄的电影吸引大量观众。在高额利润刺激下,1930前后,上海涌现出大大小小上百家电影公司。黄绍芬、董克毅、周达明、吴蔚云等一批有才华的摄影师,都是学徒出身,通过刻苦自学和师傅指点,逐渐掌握摄影技术

  在抗日战争爆发后,上海有一批摄影师投入抗日战争的行列,奋不顾身地参加了战地摄影,周达明也不例外,激于爱国义愤,他携带摄影机来到浙江嘉兴参加部队工作,后随费穆去河南郑州一带拍摄纪录片《北战场精忠录》,大大激励了抗日军民,助长了中华民族的志气,挫败了日寇的威风,为神圣的抗日战争做出了贡献

  1939年,因部队继续向西转移,他便返回成为“孤岛”的上海。这时的上海电影界,周旋在租界当局与亲日势力的双重压力中,往往避开对现实生活的反映,去拍一些古装片。有些片子借古喻今,如《岳飞精忠报国》《关云长忠义千秋》《苏武牧羊》等等还有些教育意义,而不少古装片则粗制滥造、泛滥成灾,在这种情况下,周达明摄影的《孔夫子》却不受世俗所染,制作态度严肃认真,脱颖而出成为当时的佼佼者

  《孔夫子》在费穆导演的总体构思下,周达明使出浑身解数,在摄影创作上,充分运用色调的对比、镜头的远近与转换以及现场与后期的技术处理,围绕着突出主题、渲染环境、塑造人物的要求,获得了很大成就,受到了圈内外人士的很高评价。为揭示影片的主题,突现人物的性格,影片取得了可喜的成就,标志着他的摄影艺术已逐渐趋于成熟

  1942年后,他在“中联”、“华影”任摄影师,拍摄了《蝴蝶夫人》《渔家女》《为谁辛苦为谁忙》等影片。抗日战争胜利后,任上海实验电影工场摄影师,拍摄了《花莲港》《大地回春》等6部影片

  建国后,周达明任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影师,先后拍摄了《人民的巨掌》《宋景诗》《上甘岭》《不夜城》(与马林发合作)《春满之间》《燎原》等影片十余部。其中《上甘岭》《宋景诗》的成就尤为突出。因此,他成了天马电影制片厂摄影师的带头人,被任命为总摄影师

  影片《上甘岭》在塑造英雄群像、烘托典型环境等方面,显示了他高超的摄影艺术,受到专家和观众的普遍赞扬。片中运动长镜头以群像式的构画刻画了志愿军官兵坚定的意志,坑道中舒缓大器的横向移动摄影凝聚着仪式般的美感,而光线的设计则用真实感的大反差,以背景的低照度衬托出前景中如雕塑般的志愿军形象,同时以晃动的探照灯光作为烘托战场气氛的手段,使影片中战争场面的规模更加宏大

  当周达明拍摄《燎原》时,受到摄制组上上下下的热忱欢迎,但同时也很敬畏他“一丝不苟”的严谨态度。机位摆定后,他都要亲自向照明组长提出布光要求,而且一次次从镜头中观看光影效果,随时提出修改意见,他自己满意了还要请导演来看看,以求完满

  周达明十分注意画面构图,有时会让场务“想法子在镜头左下方加一点东西”,来弥补画面上的空白点;有时会让助理导演到镜头里看一下,背景中的那个碗橱上少点东西,赶快让道具补一补;有时还亲自推着镜头车,向机械员“示范”,告诉他掌握怎样的节奏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每一个镜头都是构图十分精致的照片,有的可以称为佳作。以煤矿作为大环境的《燎原》,让周达明有了更多的用武之地,从完成片的画面上看,的确是“黑白分明、对比强烈、层次丰富、人物鲜明”

  周达明从事摄影实践五十余年,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经验,形成了布光合理、层次分明、气氛浓烈的独特风格。他为人耿直、淡薄名利、忠于职守、乐于助人,深受同行特别是青年人的推重和尊敬

  在长期艺术实践中,周达明不断探索如何运用光线来创造环境气氛,增强人物造型的感染力,在黑白片摄影上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如在用光上,他根据内容的需要,常常在人物或背景上加上强光斑,有时又使画面大部处于低照度的暗部,以取得艺术效果。他用灯少而精,既使光路清楚,气氛浓烈,又求画面明晰、简洁

  周达明一生为人正派、耿直、朴实、谦逊,爱憎分明,积极靠拢党组织。他一生追求光明和进步。在抗日战争时期,有一次为了掩蔽左翼组织开会,他跟着郑君里,拿起摄影机和反光板,在上海近郊北新泾的会场外面,假装拍电影,直到会议开完。现在他虽然已经七十七岁高龄,但为了祖国的电影事业,还孜孜不倦地学习业务知识;同时还指导中青年同志的工作,经常提出中肯而又切合实际的建议和意见,受到厂里和摄影组同志们的极大尊重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