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十三水自驾美女摄影师奇遇记 暴风雪中的一
栏目:写真 发布时间:2019-04-26 06:46

  在冬季的斯耐山半岛,遇见暴风雪,在山上慢行,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风雪得呼啸,连公路都消失了

  开车赶往中南部的夜晚,整条路在野外。没有灯,没有房子,也没有其车,就像空间静止了,小车靠着微弱的光跑在无尽的黑夜里

  小心翼翼。忽然间透过挡风玻璃,我看到车灯照到的地方飘起雪花,地上也开始被落成白色,小车沿着gps的导航进入一条单行小道,可能才开10米远,忽然间狂风开始怒吼,雪怪开始暴躁,可怜的小车被吹打得招架不住,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暴风雪,停在路边等雪魔发泄完脾气,悔恨自己没有找辆superJeep。慢慢积雪越来越大眼看再不走车可能就开不车这积雪了,内心斗争很久,决定不按gps指向走了,退回大道沿大路开。除了前方积雪的路面,隐约能看到如黑黑的高山,其余没黑暗吞没。这些流窜的雪怪,黑色的巨魔使我的心迷失,这是一个被恐惧笼罩的时刻,不知前路是哪里,我会不会在这雪夜等不到黎明

  小车东倒西歪不知开了多久,雪已经停了,天也亮了些,困意袭来,开得越来越缓慢,似乎在半梦半醒中看到雪原深处好像有星星亮光。这下有救了,精神马上来了,开近一看,这是一座漂亮的有好多绿色尖顶的小房子啊。敲开了门,迎面而来长着胡子帅气善良的老板SSS看在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了,我给他讲述这一路的恐惧,他告诉我:“你遇见的是冰岛今年最大的一场暴风雪,十分危险,如果当时不是那场暴风雪来得及时,你继续走那条小路,就肯定就出不来了,那里根本没有人烟,当你车被深陷,汽油燃尽便会冻死在那里。”啊,也对呀,被他这么一说,看来是那雪怪放了我一条生路,把我引到了这里

  旅店有很多房间,我吃了羊肉做的丸子,在小小的一间入睡。我梦见绿色的星空下,火焰在白雪中燃烧,我不停的向着火焰奔跑,却到达不了。一觉醒来,天亮了,但窗外暴风雪一直没有停,世界已经被白色吞没。我想去下一个目的地。SSS告诉我这暴风雪暂时不会停,刚又有几个小车躲到了这里。但这冰岛的4月天亮的时间也只有6个小时左右,白天十分宝贵。我一直犹豫到底走不走,不走的话后面的行程就接不上了。我问SSS有危险吗?他说:“如果想去做一件事就去做吧,勇敢一点,结果都无法预料,也没什么大不了。”我当时想,那一定没什么问题了嘛,那就去吧。没想到,小车刚开出酒店到马路上,就因为风吹路滑斜翻在路边,弄得我不知所措,万幸的是离酒店不远,SSS拿着工具把我又救回了酒店。这真是又捡回一条命啊,要开到野外翻了,我怎么还回得来。雪稍微小一点了我便再次告别SSS勇敢的上路了,想做就去做,结果都无法预料,也没什么大不了

  时隔一年的3月11日我又遇见冰岛近年最大的暴风雪,机场关闭,路上电线杆被吹倒,居民的木墙被吹飞。风力在十级以上,整个冰岛发布了橙色预警,强烈的降雨和融雪导致河流洪水,雪崩泥石流,我们被困在小镇里许久。等到暴风雪后,天气变晴,一切仿佛恢复平静,道路也清理好了,但路边还有非常多被吹到旁边撞坏,来不及救援的车辆,有大巴,有的士,有货车,感觉是世界末日刚过

  第二天风雪又卷土重来,当我们在一个弯道看到滑倒坡下的一辆红车子,没想到我们自己的车被大风吹得方向盘已经失灵,加上地上很多凝固的冰,车直接就滑到坡下,和小红车摆在了一起。路过的冰岛司机很热心的和我们一起下车推车,但是那个风雪实在太大了,打在脸上很痛,把人吹得连连往后退,好像要被吹到看不清得迷雾里。后来运气好,警车巡逻过来,我们第一次看到了冰岛警察,他把我们救援到小镇,那里的人都说他就像家庭的一员,非常得贴心和热情,这一路封路一路车祸,一直折腾到半夜

  当我问救援公司什么时候可以好的时候,他们说:“没有人知道,你要学会淡定,因为这是冰岛” 后来我淡定的改了回程机票

  在冬末初春的白昼终于战胜了黑夜,夺回了天空,冰岛南部,冰雪刚刚融化,新绿慢慢苏醒,租了David的超级吉普去呼吸清晨新鲜的空气。David是一个超级胖叔叔,也是超级吉普司机,可以带我去很多我想去自己去不了的险峻地方,他出门怕小狗寂寞还带着他的Alice,一路上可爱的Alice与我为伴,David滔滔不绝的讲述着自己开车去看火山的经历。我们来到红绿相间的草原加上没有融化的冰,就像好吃的水果冰。我们来到黑色火山岩沙滩,加上没有融化的冰,就像是奥利奥饼干,我们来到金黄的枯草地上,加上没有融化的冰,就像奶油蛋糕。这个季节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好吃

  夕阳时分从雷克雅未克飞起,这个“once in a life time trip”让我从飞鸟的角度看到了玩具一样的城市,壮观的裂缝峡谷,网络十三水问号一样的小岛,海边的火山口,夏日阳光透过云层洒落,就像从天堂照射出的光芒

  飞机飞得很低飞过白色大地,雪和云随风飘散,纯洁的像天堂一样。慢慢的大地开始变了颜色,白色上散满了黑色灰尘,当飞机飞到一片黑色一样的区域,我看到了Bardarbunga火山口,但是它好安静,仿佛魔鬼已经被神抓回去了。飞机在火山口打着转,火山口里面尽是熔岩熄灭的

  机长说:“上个星期来的时候熔岩开始减少了,前几天又大雪,今天这个爆发了六个月的火山魔鬼应该是熄灭了”我们又飞到Holuhraun熔岩区,依然在不甘心的冒着最后的热气用最后的力量腐蚀着大地。因为前一天的观测,第二天,冰岛官方新闻正式公告,2015年2月27日冰岛Bardarbunga火山已停止喷发

  折腾这么久虽然我没有看到魔鬼肆掠的样子,但见证魔鬼被收服的时刻也是值得纪念。暂时平静又回到了这个世界

  曾经的永远那么远,人生转瞬毁灭。有时候现实里想去逃避,但梦里却被不断提醒,也许生活在梦里更加真实,我非常留念我的梦。我的内心渴望放逐孤岛。于是我来到了一直梦想的冰岛。孤寂的感觉让我产生的共鸣,感觉冰岛的性格是另一个自己,冰岛的路开过一遍又一遍。梦的碎片潜入记忆,开始的遭遇压抑,狂暴,其实是人心的反映。经历了两次翻车,我当时觉得我也会就这样轻易的死去,然而一觉醒来,在冰岛像梦游般遇见各种灵物,听他们的故事,与自然交流,巨魔的暴躁,精灵的友好,鲸鱼的神秘,都是内心的自己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