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摄影观鸟社会史:人类对自然的文明觉醒
栏目:自然 发布时间:2019-04-08 18:10

  观鸟的社会史反映了人类与鸟类关系的深刻变迁。根本上说,这是人类对待自然的一种文明觉醒,这种觉醒使人类抛弃人类中心主义的观点,而以一种更加温柔的心态看待世间的各种生灵,看待这个生灵共存的自然界

  2018年12月14日,北京。栖息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湿地的红嘴蓝尾鹊,吸引了众多摄影爱好者前来拍摄。针对一些为了拍摄视线而锯断树枝、乱投食物诱拍、干扰鸟类正常生活的现象,奥森公园拍鸟热门地树起了一块“文明拍摄,和谐共处”的标牌。 视觉中国

  3月23日,《丛中鸟:观鸟的社会史》(以下简称《丛中鸟》)新书品读会在北大书店举行。会上,观鸟爱好者,同时也是《丛中鸟》一书译者刘天天引用前不久的一次全国“鸟人”普查数据如是说

  所谓“鸟人”,即观鸟爱好者。近年来,观鸟人群日渐庞大,如果再加上新兴的、以鸟类摄影为主要目的的群体,那么“鸟人”数量可能远不止十几万

  观鸟并非只是简单的“看鸟”。真正的观鸟者们,往往借助望远镜等光学工具,在不打扰鸟类正常生活的前提下,对自然状态下的野生鸟类进行观赏,观察记录它们的外形、数量、食物、繁殖、迁徙和栖息等,并鉴别鸟的种类。而正如《丛中鸟》一书的责编田炜所言,“观看那种自由飞翔的鸟儿”这件事并非一开始就有的,古今中外人们对待鸟儿的态度经历了巨大的变化

  中国人看鸟的记载由来已久。我国现存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就有大量以鸟起兴的诗篇。秦汉时期的《尔雅·释鸟》,甚至将在《诗经》中出现的鸟类分为大鸟、小鸟、水鸟和家禽四大类。除了《诗经》,中国古代还有很多有关鸟的诗篇

  不仅如此,鸟类还进入中国绘画艺术的审美范畴,花鸟画是中国传统画的三大系科之一。据史书记载,六朝时期就已出现不少独立形态的花鸟绘画作品。不管是诗歌还是绘画,都离不开人们对自然鸟类的观察

  不过,那时人们对鸟类的艺术表达,目的都不在鸟类本身,而是通过鸟类表达自己的内在思想与精神追求。在古代,鸟禽还登上斗技场的舞台,《左传》已有关于斗鸡活动的记载。当然,史上拿来打斗取乐的鸟类不只是鸡,斗鸭、斗鹅、斗鹑、斗画眉、斗雀、斗鹪鹩等都曾经风行一时。还有,满清八旗子弟式的“提笼遛鸟”也是人们以鸟取乐的一种方式。但是,这些都是人们将鸟类作为玩物,体现的是人对鸟的占有和支配关系

  现代意义的观鸟活动,最早在18世纪中期兴起于英国。后来,观鸟活动迅速走出英国进入欧洲,之后漂洋过海传到美国、澳大利亚,最后到达亚洲

  相比之下,中国的观鸟活动开展得比较晚。中国香港观鸟会成立于1957年,中国台北野鸟会成立于1973年,中国内地则是在1996年开始举办群众性观鸟活动的

  进入21世纪后,中国的观鸟活动获得快速发展。伴随着各地观鸟组织的纷纷建立,国内每年参加观鸟活动的人数也呈几何级数增长。有的地方还借助良好的观鸟旅游资源,打造“观鸟游”这一特色品牌,发展起与观鸟相关的产业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中国的观鸟人群呈现多样化特点:有人爱好拍摄鸟类照片,长枪短炮是他们的“常规武器”;有人则是喜欢纯粹的观鸟,望远镜和观鸟图鉴是标配,且每次都将自己的观察成果记录在册;还有人以聆听鸟的鸣叫为乐趣,观鸟时往往携带专门的录音设备…

  目前,国内的观鸟活动虽然还比较小众,却代表了一种绿色的生活方式,引领了一种高雅的时尚。如今,每年的4月9日到16日已经被定为爱鸟周,这也是每个观鸟者的节日

  观鸟活动的流行,不仅反映了经济和技术的进步,还体现了人们生活理念的改变,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与欧美国家一样,中国观鸟活动的兴起也受到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的影响。这个过程既带来经济的腾飞,也改变了原有的生活方式。人们开始有闲暇、有条件外出感受大自然的美好,从心灵上享受观鸟的乐趣。但是,现实中也存在诸多不文明的观鸟行为

  有观鸟爱好者观察到:有人利用特权,不惜破坏鸟类保护区的环境,只为了拍出精美的照片;有人单纯为了炫耀而拍鸟,甚至把鸟腿绑到或者粘在树枝上,拍摄鸟儿展开翅膀飞翔的样子;有人为了看到隐藏在草丛或树叶中的鸟儿,竟然扔石头或者摇树枝,甚至惊扰鸟类的繁殖;有人盲目喂鸟或者为了逗乐投食,更有甚者为了达到拍照的目的,拿对鸟的健康有害的食物引诱它……这些行为都是基于观鸟者自己的利益需要,而不是为了鸟儿的利益考虑

  在人类文明史上,人类的祖先对鸟类的兴趣,除了将其作为宗教信仰或图腾崇拜的对象,或者用作装饰和点缀,大多是把它作为食物的来源。过去,人类赋予鸟类的,更多的是“有用”这样的功利价值。在新石器时代,人类就通过观察候鸟的季节性迁徙,来判断种植和收获宝贵作物的时间

  在西方,鸟类还出现在人类最早期的文学作品中,早期最多提及人们看鸟的书籍当属圣经。《创世记》还明确了人类在生命世界中的主导地位,确立了人类在很长时期内对野生动物单向度剥削的基调

  出生于公元前384年的亚里士多德,在著作《动物志》的第八卷中多次提到鸟类的迁徙。在他之后的一千多年里,关于鸟类的研究逐渐远离了文化和科学的最前沿。从4世纪到14世纪,在这个所谓的黑暗时代,鸟类也被完全忽略

  1492年这个年份,许多历史学家将其视为中世纪与现代世界之间的桥梁。在人类与鸟类的关系史上,这恐怕也是值得纪念的年份。这年10月,哥伦布和他的船队在寻找新大陆的途中遇到麻烦,后来他们发现了大群的候鸟,这使“他们从一种沮丧的状态转为一种自信的期待”,也最终让他们在10月12日发现了巴哈马的圣萨尔瓦多岛,从而拉开了美洲政府和开拓的序幕

  从1688年的“光荣革命”开始,英国经历了一系列的社会与文化变革。其间,人们对动物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原先“自然是由神专门为人类创造、供人类使用”的观念,逐渐被“关注动物福利、感受生物在周围自然环境自由生活”的观念所取代,更为现代且不甚人类中心主义的观点开始出现。威廉·特纳的《主要鸟类》就是第一本专门致力于鸟类的文字作品。同时,动物学这一新兴科学也逐渐兴起,约翰·雷(1627-1705)被认为是“现代动物学的奠基人”。他的好友兼合作伙伴弗朗西斯·维路格比,其著作《鸟类学》是第一本以英文写成的致力于研究鸟类的书籍,并以准确观察迅速推进鸟类学的科学性

  到18世纪,美洲大陆还是荒野之地,人们基于生存的需要,对野性的自然予以征服,而不是对其进行分类、描述或者观察。幸好,还有极少数早期的探险家,对他们的发现进行更加严格和准确的描述。被称为“美国鸟类学之父”的亚历山大·威尔逊(1766-1813),出版了史诗版的著作《美国鸟类学》,该著作描述的正确性、观测的精准性和分类的明晰性受到人们极力推崇

  在美洲大陆观鸟历史中,最突出的当属约翰·詹姆斯·奥杜邦(1785-1821),与威尔逊的一次邂逅让他开启了自己作为鸟类艺术家的事业,最终出版他独一无二且与实物等规格的作品——四卷本《美洲鸟类》。这套著作被认为是世界上已出版的最大、价格最高的鸟类图书。无疑,启蒙运动最关键的发展之一,就是促进了现代科学的规范化

  一直到18世纪中期,“纯粹为了乐趣而观鸟”这种现代意义上的观鸟,随着《塞耳彭自然史》的出版才真正出现。该书的作者吉尔伯特·怀特(1720-1793)被誉为“现代观鸟之父”,他观鸟的方式和对待鸟儿的态度,对后世“鸟人”产生了深远影响

  怀特之所以能够获得这样的殊荣和名号,是由于“他把自然看成是一种人们可以享受的东西,它可以供人们消遣并助人恢复精力,而不是一种为了人的利益而被开发的资源”。在他的同代人还热衷于收集鸟类、制作鸟类标本的时候,怀特就开始推崇野外观鸟,这无疑超越了他同时代人对鸟类的喜爱。怀特最难能可贵之处,就在于他意识到野生动物也可以有美学上的和灵性上的维度。迄今为止,他是第一个对鸟类的精确观察和对其真正的“爱”结合起来的人

  正是怀特的这种品质,造就了《塞耳彭自然史》这本书的成功。《塞耳彭自然史》能在两百多年后仍是深受人们喜爱的自然写作经典,恰恰是因为其难以磨灭的精神内核:即便在今天,人们仍能认同他对探索自然世界的渴望,并因而获得精神上的新生

  应该说,怀特所倡导的人类对鸟类态度的转变,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然而,这个时代仍然充斥着收集鸟类派和保护鸟类派之间的斗争

  在19世纪中期,人们痴迷于积累自然物件,收集成为当时的一种时尚,一种被社会接受的消遣方式。不过,在双筒望远镜及观鸟指南出现之前,为了满足人们的收藏需求,射杀成为唯一能够让人识别出所看之鸟的方法。正如美国人埃利奥特·科兹所说,鸟类学家外出研究活鸟,会杀死其中的一些,因为这是研究鸟的结构和野外特征的唯一途径。科兹强调标本采集的价值,重视野外经验,并认为这是在博物馆里进行科学研究的一个必不可少的前提

  持有这种观点的还有芭芭拉·莫恩斯,他在《鸟类收藏家》中也肯定,收藏过程所获得的各种技能对于现代观鸟,以及对野生鸟类的生活习性和行为的深入了解,都具有重要价值。但是,约翰·缪尔坚决反对“鸟类和其他动物就应作为猎物被猎杀、捕获并吃掉”这种传统的观念,他注重与自然及其内在节律的全面沟通,反对把大自然当成上帝赐给人类的可以无限再生的礼物

  亨利·贝克·特里斯特拉姆和亨利·莫里斯·阿普彻这两个人,他们的一生都跨越了收集鸟类和保护鸟类的时代。莫里斯起初也擅长制作鸟类标本,其《英国鸟类史》就曾被标本剥制师作为制作标本的手册;但后来他成为鸟类保护的先驱,并在19世纪60年代创办了约克郡海鸟保护协会,该协会的活动促成了第一次鸟类保护立法。特里斯特拉姆则曾因枪法和收集的成就而享有盛誉,但他开始支持鸟类保护措施。1873年,在爱丁堡召开的英国科学促进协会的会议上,他支持一项谴责收藏家的议案,并呼吁保护英国的鸟类和鸟卵

  至少在西方,停止人类对自然界无偿开发的意愿,是随着文明的发展而产生的。经济的繁荣和教育的发展,使人们开始有资源和意识去关爱其它生物

  从17世纪到18世纪,人们看待动物的态度从纯粹的功利角度,逐渐转变为关注它们自身的内在价值。到19世纪初,人们开始接受“人类对野生动物负有责任,同时也有支配它们的权利”这样的观点。人类对鸟类态度的转变,不仅促成了各种鸟类保护组织的创立,还推动了鸟类保护的立法

  1896年6月,英国约克郡的鸟类采集已经到了泛滥的地步,议会为了控制这种局势,通过了《海鸟保护法案》。通过继续立法,国会将《野生鸟类保护法案》保护的鸟类种类不断扩大

  在北美地区,鸟类保护运动的发展与英国齐头并进。1845年,加拿大的纽芬兰就通过了一项保护野生鸟类的法案。但直到1886年,美国才正式成立了鸟类保护组织——奥杜邦协会,该协会成立的宗旨,就是抗议为了给时尚界提供皮肤和羽毛而对鸟类进行大规模屠杀。1896年2月,哈莉特·劳伦斯·海明威创立了美国马萨诸塞州奥杜邦协会,该协会“不鼓励为了装饰而购买和佩戴任何野生鸟类的羽毛……并致力于在其他方面促进本土鸟类的保护”。在20世纪的前十年里,美国又有26个州加入了这场鸟类保护运动

  弗兰克·查普曼(1964-1945)跨越了19世纪和20世纪两个时代。在19世纪,收集仍然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而到20世纪,用望远镜观鸟终于被广泛接受。查普曼尽管不赞同以时尚之名对鸟类进行屠杀,但在其职业生涯中仍旧坚持对鸟类的科学收集,他甚至亲自参与探险和猎取。但是,他后来成为一个狂热的野生鸟类保护运动发起者,不仅做了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鸟类馆馆长,还是奥杜邦运动的官方刊物《鸟类传说》的创始编辑。在此过渡时期,查普曼的生活在鸟类收集与保护之间跨越:在寻求保护鸟类的同时,又捍卫着以科学目的收集鸟类的权利

  另一个由收集者转向保护者的是西奥多·罗斯福,他是创建美国鸟类保护法的关键人物,他担任总统期间先后创立了51个联邦野生动物保护区。罗斯福最伟大的贡献是他的远见卓识:“我请求你们把非凡的自然资源完好无损地交到后代的手上。我们并不是为了一时来建设我们的国家,而是要持续千古的。”1916年,罗斯福还签署了《美加候鸟保护公约》,这是最早的鸟类保护国际公约,并且也是第一次承认候鸟并不属于任何国家,而是在它们的旅行之中穿越国界

  在英国,另一个富有远见的人是W.H.哈德逊,他所持的观点深深根植于他对于野性自然的欣赏。哈德逊的先见之明体现在,他相信占有鸟的皮肤或鸟卵应被定为刑事犯罪。不过,实现这个目标的法律,最终在他死去60年之后的1982年才得以通过。然而,他确实有一个值得庆祝的显著胜利。议会在1921年通过了《(禁止)羽毛进口法案》,彻底结束了为了时尚享乐而对鸟的皮肤与羽毛的可怕掠夺

  可以看出,观鸟的社会史反映了人类与鸟类关系的深刻变迁。根本上说,这是人类对待自然的一种文明觉醒,这种觉醒使人类抛弃人类中心主义的观点,而以一种更加温柔的心态看待世间的各种生灵,看待这个生灵共存的自然界

  人类对鸟类态度的这种转变,打开了人类看待周围世界的视野,让人类看清这个世界的意义以及人类在其中所处的位置。当前,中国观鸟活动的迅速兴起,说明人们开始重视自己的闲暇“爱好”,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人们对自然态度的改变

  针对民众对观鸟活动的美好需要,政府有必要给予积极关注,一方面把观鸟活动纳入科普活动的支持范围,另一方面采取有力措施对不文明的观鸟行为予以引导和管控。毕竟,观鸟活动不仅是“尊崇自然、绿色发展”生态理念的实践,还代表着国人对美丽中国的憧憬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