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点观察】高辉:关于自然景观摄影创新的思
栏目:自然 发布时间:2019-03-29 11:02

  无独有偶,世界摄影和中国摄影的艺术风格史都是以模仿绘画为开端的。模仿绘画就是以传统文化、传统美学、传统艺术塑造摄影艺术。在西方模仿绘画的画意摄影主导摄坛半个多世纪。而在我国,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蓬勃发展的画意摄影、八十年代再度兴起的唯美主义热潮,中国传统绘画对摄影艺术的影响至今清晰可见,尤其是深刻地塑造了中国的自然景观摄影或者说风光摄影。郎静山的“集锦摄影”可以说是中国版的以雷兰德、鲁滨逊为代表的西方早期画意摄影,虽然他的拼接的手法已很少使用,但他把摄影与中国传统绘画相结合的摄影艺术观念通过成功的艺术实践对中国的风光摄影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改革开放之初在北京举办的陈复礼的画意风光摄影展览,观者如潮,好评如潮,对于八十年代唯美主义摄影热潮的兴起,起到了直接的推动作用。郎静山和陈复礼的风光摄影分别是两个历史时期中国画意摄影的典型代表

  中国传统哲学和美学把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作为最高的自由境界,而这种境界又是通过内省、直觉和体悟来达到的,由之形成了我国传统艺术的注重内在直觉和情感体验,追求超越现实的无限的自由的意境的思维方式和创作思想,形成了传统艺术的情与景、意与象、行与神、有限与无限相统一的美学特征。自然景观对于中国文人和中国艺术来说,就是一种审美对象,艺术家从审美的角度、用审美的眼光,观察、体悟自然现象,在与自然的身心交融中把思想情感化作文学意境、笔墨神韵、丝竹旋律。这种美学传统的熏陶下,形成了中国自然景观摄影注重心理体验和意境营造的基本特征,影响着摄影家的观看、思维方式。西方传统哲学和美学的基本观念把自然看成对立的力量,强调认识自然、征服自然,偏重于从认识的角度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把艺术作为一种认识或达到认识的方式,所以,文艺复兴以来,模仿现实成为西方的艺术传统,为认识自然而进行的地理探险摄影也成为西方摄影重要的组成部分。同为集锦的、模仿绘画的摄影,郎静山与雷兰德、鲁滨逊的区别非常典型地代表了中西文化的差异。中国传统绘画非常集中、深刻地蕴含、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我们继承、借鉴、吸收传统绘画,创造了具有鲜明民族特色和高度成熟的中国自然景观摄影,在我国和世界摄影史上写下了极有光彩的一笔,是对世界摄影的独特贡献也是对民族文化艺术的重要发展和丰富

  但是,中国自然景观摄影在繁荣发展中也面临着一些新的问题,摄影评论界发出了尖锐的的批评,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问题集中在风格单一、相互雷同以及所反映出来的摄影观念、观察表述方式等。我拍自然景观多年,一直在追求那种美轮美奂的呈现,中国自然景观摄影面临的问题,也正是我的困惑,许多批评是非常中肯的,给了我很多启发。为了走出困惑,我开始大量读书,梳理自己,深入反思,进行新的探索

  在读书特别是对世界摄影史的研读中,我发现我们忽略了很多世界摄影发展中可资我们借鉴的资源,如自然景观摄影中的认识维度,纯粹主义摄影的科学理性,语言创新中的实验精神,思想观念的影像表达,摄影本体的研究等等。摄影术诞生在西方,传入中国后,我们长期处在战争或封闭状态下,传统文化、传统艺术成为中国摄影艺术形成和发展的主要思想资源,这种状况既带来了摄影艺术的巨大成就,也造成了很大的局限,忽视和阻断了对摄影更多可能性的探索,也是造成自然景观摄影单一雷同的一个重要原因。现在不少在自然景观摄影创作上达到一定高度的摄影家都在急切寻求突破或转变,这首先需要开阔视野,获得真正的世界眼光,拥有更多的参照系和思想资源

  在学习和反思中我认识到,现在我们的自然景观摄影或者说风光摄影都是纪实拍摄,就是一个朝晖、夕阳、云雾,谁拍都是一个样,关键是没有自己的东西,形不成自己的东西,作品不是自己的符号。如果按照这个路子拍下去,就是千辛万苦积累几张好片子,其实在重复别人,也重复自己,没有意义,没有价值。作品一定要有自己的思想,艺术一定要有自己的风格,摄影史上留下来的东西,都是有自己思想、自己风格的东西。我对自己新的探索提出了三个方面的要求,一是作品要表达自己的观念,自己对自然和社会的认识;二是要用新的语言来表述,现场纪实拍摄的方式不能满足对观念表达的要求;三是语言形式要有较高的完成度,具有普遍性意义。基于这些要求,近两年来先后完成了《无形》、《山水间》和《太行》三部抽象性、观念性的作品。最近完成的《无形双语》采用了新的影像结构形式:宏观与微观组合、呼应,互为参照、互为支撑。上部宏观表现的部分把西藏高原自然、生命、文化作为一种具有超越性和象征意义的符号并置,构造出一个形而上的含天纳地的无限空间;下部微观表现的部分是完全抽象化的黄河滩的沙痕,这些自然生成的幻觉般的图式仿佛蕴藏着大象无形地真谛。宏观与微观的并置、关联、比照、对峙、相似、变幻中仿若在宏观和微观的无限中阐释宇宙的奥义,在有形中昭示无形的存在,在自然中演绎生命的律动

  《无形双语》是我对自然与生命感悟的个性化表达,是我的自然景观摄影创新探索的一次实践,也可以看作一次转型。从中我深切感受到,创作的突破从根本上说是对摄影家的创造力的考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