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摄影过去一年那些满载动感与精彩的瞬间!
栏目:自然 发布时间:2019-03-14 01:08

  2017七月,我在终南山租下了地,完全用自己的双手,为我的家人建造我们的伊甸园

  2017年7月,我在骑行青藏线的期间,认识了同样爱好挑战的万万,图为我们在海拔4000左右的昆仑神泉

  到拉萨后,万万远走新疆喀什参军,我也回到了江南。不知不觉中,那些风马藏地就像一个梦

  从上海到江城路程需要1天,这也造就江城宛如世外的生活气息,当地老百姓质淳热情,虽然物质生活方面与外界有所差距,但经常可见身着传统服装的居民、背着背篓或孩子,骑着摩托车,悠哉地过着他们的小日子,让人分辨不出,这究竟是“原始”还是“最高境界”

  未知代表了渴望,渴望代表了力量。喜欢星空喜欢旅行的我,梦想着环游世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刚刚毕业的我不得不走着大家相同的道路,找工作上班,这意味着时间越来越少。2017年,趁着请假回老家办事的机会,连夜驾车前往广东梅州丰顺鸿图嶂,不料去到却是大雾天,山顶风很大也很冷,本该放弃进帐篷休息时,看到云雾慢慢散开露出那璀璨的星空

  2017年是共享单车大起大落的一年,我们在享受共享单车便利的同时,也暴露出了问题

  我偶然发现被丢弃在汤逊湖的共享单车,环绕汤逊湖走了一圈,至少有十多辆共享单车被丢在湖里,不少车上已经长出苔藓。见过汤逊湖夕阳落下的美景,可当我们低头看到湖面腐朽了的单车时又有什么样的感觉呢?希望大家能爱护公共设施

  作为一名规划设计师,2017年,我跟随项目来到这里调研,这赛里木湖美的纯粹。我明白你迟早要为了旅游而被开发,希望你保持这份美,感谢你让我忘记工作和生活中的琐碎

  2017年5月,我和老伴背上行囊,搭上别人的车,沿着美丽壮观的318国道,终于去到了西藏---我心中圣洁的天堂

  我们曾到江孜古城,感受高原雄浑历史;曾沿小路绕行羊卓雍错一周,陶醉于蓝天厚土山水间;珠峰大本营的清晨,仰望世界之巅披上金色的光芒,我们流下激动的泪水

  20年前,我因工作劳累致双耳突聋而失聪,现在临近花甲之年,我终于看到感受到青藏高原摄人的气息。布达拉宫高处,一家藏胞正眺望拉萨市区新貌,一个外国女游客正忙着拍摄影像,他们的眼里是惊喜,心中是虔诚

  2017年5月,慕名走进梵高式的彩色大峡谷——安集海大峡谷。大峡谷有着令人目眩、 刚柔并济的壮美景观,像是从‘’ 现代派抽象画‘’里流淌出来的风景

  从未去过高原的我被高反玩的死去活来,夜里在四千多米海拔处啃着月饼,过了一个最特别的中秋节,月亮很圆,却不曾好好欣赏。回想我的2017,虽然都许着去年前年同样的愿望,却做着不同的事,即将而立之年的我,只望自己不念过去,不畏将来,不乱于心,不困于情

  2017年夏天印象最深刻的是武汉的酷热,就连晚上去江边吹风,迎面而来的也都是潮湿的气息。在栏杆旁看着江泳的老武汉人,转身发现身边坐了一位工人师傅,身边丢着随身携带的伞,点了一支烟在江边坐了下来,这一刻,人潮未减落寞,尘埃不掩沧桑

  北京房山有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拥有数量众多的天然洞穴,洞穴探险这项炫酷的户外运动在这里已经茁长。这是我在位于河北镇附近的一处天然洞穴内探险过程中拍下一位倒立的绅士

  “天地作证,无论未来如何,我将于你白头偕老。我们的爱将如这银河般的恒久”。这是郑友柱对他的未婚妻的承诺

  2017年的春节是在异国尼泊尔和心爱的人一起度过的。我们一起走在安娜普尔纳小环徒步的路上,我知道了喜马拉雅山脉是中尼的天然国界、尼泊尔有八座海拔在八千米以上的大雪山,安娜普尔纳峰是其中一座……我们在凌晨四点多起床摸黑爬上Poon Hill,看到了眼前的雪山被阳光一一点亮

  刚从塔什干伊玛目清真寺出来,透过车窗阳光明媚,突然窗外的小姑娘笑着向我们招手,第一次被陌生的人如此主动地打招呼,很感动

  狂热地爱上了手机摄影,于是开始了一百天拍摄计划的学习之旅。我尝试着各种角度与不同题材的拍摄练习,每一天都在充满喜悦的心情中度过。当一百天拍摄计划完美收官之时,我惊讶地发现,通过手中的镜头,我记录下了身边那些曾经忽略掉的细微之美,使我遇见了一个从未关注的美丽天堂,惊艳了每一天的时光。同时,也使我深深感受到,当你认真用心去做一件事时,才会收获到无以复加的充实感与幸福感

  见多了北方的民居大院,2017年清明节后,特为欣赏徽派民居来到“中国画里的乡村”——宏村。看到这里黑瓦白墙,马头翘角,水道相连,层楼叠院,典雅灵动,静美如诗。偶尔飘下的毛毛小雨,扫过岸边写生学生的画纸

  《国家地理杂志》2017年度自然摄影师大赛正如火如荼地进行,本届赛事共分为自然风光、野生动物、水下摄影和航拍四大组别,大奖得主将获得7500美元奖金。日前,赛事官网曝光了部分参赛作品,从高空到水下,惊艳的美景与可爱的动物尽收眼底,每一张都震撼人心!下面就来感受一下大自然的魅力吧

  去年11月,摄影师Grant Kaye在美丽的夏威夷卡莫库纳海滩,拍摄到眼前熔岩流入大海的神奇一幕,不仔细看还以为远处着火了,这场面令人无比震撼

  摄影师Derek Burdeny在美国堪萨斯农田拍摄到的超级壮观的雷暴景象。一片生机的田野与雷暴形成的灰色云团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视觉效果堪比大片

  来自英国的摄影师Andro Loria拍摄到了北极某冰山在水面上的反射效果,此角度呈现出完美的平衡感,如此纯净通透的感觉,仿佛这个世界已经静止

  西班牙有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风景和迷人的目的地,但其中最令人惊叹的就是托雷维耶哈咸粉色湖泊。这里之所以会变成这个颜色,是由于湖内生活着大量特殊的藻类

  卡尔斯岛是法罗群岛北部的一个岛屿,其西部海岸有陡峭的悬崖,岛上有13座山峰,最高山海拔787米。这里是当地最美的地点之一,摄影师在某个雨后的日子里捕捉到了彩虹和云形成的画面,令人沉醉

  挪威北部罗弗敦群岛群岛,这里常年人烟稀少,风景如画,其山体由花岗岩和火山岸构成,经受了上一次冰河时代冰川的冲刷,从而形成了现今几乎可与阿尔卑斯山脉相媲美的旷野,以及壮观的地貌

  只见线是JR东日本线连接福岛县和新潟县的铁路,被誉为世界上最浪漫的日本列车。这条非电气化的线路途经自然宁静的乡村,随着四季更替,也会呈现出不同的风情,无论一年四季景色都令人惊叹

  美国死亡谷,是莫哈韦沙漠与科罗拉多沙漠生物圈保护区的主要部分,由一层层覆盖泥浆与岩盐层的堆积而成,摄影师GARY HUNTER拍摄的这张黑白影像充分展现出了死亡谷中,阴影和光的游戏

  在某个雷电交加的夜晚,摄影师Alexis Darden在金门大桥拍下了这震撼的一幕。看起来和很多电影中的特效镜头并无二致

  在偏远的北极斯瓦尔巴群岛,摄影师发现了这两只依偎在一起的海象。海象是群栖性的动物,在冰冷的海水中和陆地的冰块上过着两栖的生活,在陆地上大多数时间是睡觉和休息,有时用獠牙与较短的后肢来摇摇晃晃地行走,显得十分可爱

  每年夏季,大量的鲑鱼来到堪察加半岛的库里湖产卵,新鲜的鱼肉可是棕熊们的最爱,所以每年此时,棕熊们会经常为了争夺捕食的有利地形而打架,摄影师用镜头记录下了这令人激动的一幕

  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伊万斯山脉有着很多可爱的野山羊,摄影师Eivor Kuchta在这里拍到了4只小野山羊挤在一块岩石上“叠罗汉”

  这里是丹麦的最北部斯卡恩,清晨时分,一只侧卧着的海豹引起了摄影师的注意,它正享受着日出,但看起来还没睡醒,画面非常可爱

  猎豹家族在捕食羚羊后,互相舔着对方脸上的血。来自印度的摄影师Sonalini Khetrapal拍摄到的这张照片不仅捕捉到了荒野的残酷,也定格了动物家族成员间的温馨画面。生存和死亡的距离,令人深思

  新手妈妈Kanyarunka紧紧地护着自己的宝宝,免得它被捣蛋的小家伙欺负,画面非常温馨,摄影师在拍摄这张照片时,也被深深触动

  这张小狮子鱼展开鱼鳍的罕见场景是摄影师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棕榈滩潜水时拍到的。他说:“在这片水域看到的许多动物体型都很小,当被潜水灯照射时,通常都会迅速溜掉。为此,要想在这里拍摄到好的照片,不仅在技术上存在挑战,而且需要绝佳的运气。”

  莫雷阿岛海岸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地方,这里有很多黑鳍鲨。摄影师ZACH STADLER说:“这次拍摄花了我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因为大雨、强风和持续不断的阴天导致无法拍摄,不过最终等来了晴天!那天早晨的水是那么清澈,鲨鱼们似乎是在享受漂浮在水中的感觉,而不是游泳。”

  座头鲸虽然不是世界上最大的鲸类,但也是海洋中当之无愧的庞然大物!来自澳大利亚的摄影师Zach Parker在潜水时偶遇了这对正在享受潜水的座头鲸母子

  摄影师Gary Peart在潜水时,意外地遇见这条尖牙利齿的鳄鱼。Gary告诉记者:“当时我紧张极了,心跳加速,两只手紧紧握住相机。”

  这张照片是香港摄影师ALVIN CHEUNG在墨西哥Revillagigedos群岛海底拍摄的。图中的潜水员与巨型蝠鲼相遇的瞬间令人震撼!摄影师说:“我希望这幅照片有助于提高公众对环境保护的意识。”

  护士鲨外形憨态可掬、性情温顺,通常以吸食的方式捕捉鱼类、甲壳类和软体动物。来自墨西哥的摄影师Christian Vizl在巴哈马群岛比米尼岛拍到一条拥有“曼妙身姿”的护士鲨,看起来像是在高空中飞翔

  新罕布什尔州多样化的地区风貌展现出了千变万化的魅力,这里有着新英格兰风格的村庄、壮阔的森林和公园、引人入胜的湖泊、优美如画的乡村景观,这张拍摄于深秋时节的新罕布什尔州湖鸟瞰图,令人向往

  在俄罗斯南部图拉附近上空,摄影师拍摄到了这张不寻常的画面,这里本是平原,有着辽阔的玉米地,并曾开采出煤矿,然而现在,大量的岩石将此地彻底改变,形成了与以前完全不同的景观

  纳特龙湖是坦桑尼亚北部内陆湖,近肯尼亚边境,这里有着大约300万只小红鹤和5万只火烈鸟。这张由美国摄影师Phillip Chang在飞机上拍摄到的飞越坦桑尼亚纳特龙湖上空的火烈鸟群,令人无法不为之赞叹

  摄影师Shane Kalyn在搭乘飞机飞越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时,拍到了令人沉醉的森林和湛蓝的冰川融为一体。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与美国华盛顿州、爱达荷州及蒙大拿州接壤,省内大部分面积是森林地带

  来自匈牙利的摄影师Csaba Daróczi说:“当我发现一大群鹅在我家附近的湖面上时,于是迅速地组装了我的无人机,让它在15米到20米的高空飞行以便它们不会受到干扰。你瞧,它们游的漫不经心。”

  “Scala dei Turchi”是西西里岛雷阿尔蒙特的一个著名的白色悬崖,大自然的侵蚀赋予了它弯曲的台阶,而摄影师Placido Faranda的这张航拍图让这里看起来像一个巨大的酥皮蛋糕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