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游戏官网自然摄影她在“生命禁区”蛰伏
栏目:自然 发布时间:2019-01-19 13:00

  2016年6月,我第一次进入可可西里拍摄藏羚羊,到现在为止已经拍了三年了。▓现在我是可可西里唯一的特约摄影师

  之所以会去可可西里拍藏羚羊,是为了完成我“地球三极”的选题。2014、2015年,我去了北极圈附近,拍了北极熊。2015年11月,我去了南极腹地,拍到了帝企鹅

  所以接下来,我就想去地球上的“第三极”——青藏高原,拍摄这里最具代表性的动物藏羚羊

  可能有些人不知道青藏高原被称为地球的“第三极”。但是其实青藏高原的大部分土地都是在中国的,也就是说,“第三极”其实大部分都位于中国境内

  迄今为止,还没有很多野生动物摄影师扎根在可可西里拍摄。一是因为这片地域高寒高海拔,号称“生命禁区”,条件非常艰苦,不适合人类生存

  其次,可可西里是中国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非常脆弱,禁止非法穿越,出入都需要保护区管理局的许可。对于拍野生动物的人来说,每一次拍摄,都希望能够拍到尽量多的素材。比如说去非洲,动物都在你的身边,有很多机会拍到不同的场景。去个一周,就会有很大收获

  但是在可可西里不是这样。可可西里的野生动物都很怕人,会跟人保持距离,你想见上它一面都难,就更不用说还能拍出好看的照片

  那个时候,我和管理局的工作人员一起开车往里走,看到远远一片尘土飞扬。我问工作人员那是什么,工作人员告诉我,那是藏羚羊跑了

  我们还没来得及看见它们,它们就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车。我才第一次知道,原来羊是这么敏感、这么怕人的

  后来开始进帐篷拍摄的时候,我对这一点有了更深的体会。为了不让藏羚羊发现,我每天早上天不亮、5点半就要进帐篷,赶在它们从山谷里出来吃草之前隐蔽好

  然后一整天都要呆在帐篷里面。吃喝拉撒,都要在帐篷里面解决。直到晚上天黑以后,才可以出来

  在帐篷里面,任何有味道的食物都不能吃。拍摄的时候,我只吃八宝粥,吃完以后还要拿塑料袋把包装封死

  曾经有另外一位摄影师和我一起在帐篷里面呆了两天。为了减少方便的次数,这位摄影师就尽量不喝水

  等到两天以后出帐篷的时候,他手背上的皮一揪就可以揪得老高,等于已经处于脱水状态了

  拍摄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等待。你没有办法主动靠近动物,你只能等它靠近你。有的时候,一天下来都没有一个好的镜头

  隐蔽在帐篷里,主要是为了拍摄藏羚羊产仔。动物繁殖的过程都非常隐秘,但好处是它们会选择固定的区域,静悄悄地蹲守就可以

  藏羚羊交配、打斗、求偶等等,就没有一个固定区域,任何地方都可能发生,能拍到的机会就比较偶然

  三年下来,我拍下许多可遇不可求的珍贵照片。有些画面,在可可西里已经呆了几十年的工作人员都没见过,就更不用说被拍到过了

  我每一次进可可西里,都要待很长时间。▓最长的可能要待两个月,最少的也要20天。算下来,每年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可可西里

  第一年,我的高反很严重,可可西里海拔5000米,我到2700多米的格尔木的时候就已经不适应,后来一直呕吐,全靠药物硬撑

  去了很多次以后,我现在到可可西里,已经完全没有高原反应了,被人戏称“已经变成可可西里人”

  2016年9月,在第16届平遥国际摄影展上,我的个展《角落里的生命——生息在地球三极》获得了最高奖“优秀摄影师评审委员会大奖”,这也是最高奖第一次颁给野生动物题材的作品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也非常认可我的作品和工作状态,2016年,他们授予了我唯一的申遗特约摄影师身份。我的作品也无偿提供给管理局,大量的素材都用于可可西里申遗项目

  2017年7月7日,可可西里申遗成功,成为中国第51处世界遗产,也是青藏高原上唯一的一处世界自然遗产

  申遗成功后,我还是继续在可可西里拍摄。我想完成一部以藏羚羊为主的反映可可西里自然生态的影片

  中国的物种非常丰富,特别是青藏高原,那里还隐藏着太多没被大众熟悉的物种。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本土的摄影师,有责任把可可西里和三江源拍好,把中国的生物更好地展示给全世界

  今年夏季,可可西里的天气尤其不好,不停地下雨、下雪、下冰雹,我们的汽车开进去都陷在里面不能动,有时候路烂得连摩托车都开不了

  但是就在今年,我终于拍到了藏羚羊与正在行驶的火车同时通过青藏铁路桥的画面

  2006年,青藏铁路刚刚建成的时候,大家都在猜想铁路对藏羚羊的影响。因为铁路穿过了藏羚羊世世代代迁徙的路线,突然来了火车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对藏羚羊来说是非常陌生的

  它即便要过铁路,可能也会选择火车没有经过的时候赶紧跑过去。那个时候,想拍到羊和火车同框的画面是非常困难的

  曾经有一位摄影师想拍而没有拍到这样的画面,于是分别拍了火车从铁路上过、藏羚羊从桥下过,然后进行合成。后来被证明是造假,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2016年,我第一次去可可西里拍摄藏羚羊迁徙的时候,拍到了一个火车从桥上过,藏羚羊在旁边奔跑的画面

  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想,这么多年藏羚羊来来回回走这条路线,会不会有所改变呢

  三年里面,我一直没有停止过,想去拍这个画面。每次藏羚羊要迁徙,我都会去铁路边守候。直到今年,我终于拍到了这个画面

  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到,野生动物一直在努力适应周围环境的变化。但是我们要给它们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让它们能够慢慢地适应

  在可可西里,我主要是拍藏羚羊,也拍一些其他的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野生动物,比如棕熊、藏狐、藏野驴、野牦牛等等

  羊越多的地方,它的天敌也就越多。在我最常拍摄的一片区域周围,大约有几十头棕熊

  其实,我刚进可可西里的时候,管理局的领导就一再提醒我,遇到狼还可以稍微放松一点,棕熊一定要加倍注意。在青藏高原每年都会发生棕熊袭击人的事件,有的时候甚至会有伤亡

  有一天,我正在拍摄,整群的羊突然开始慌不择路地奔跑。我奇怪发生什么事了,就从帐篷上的小窗口往外看

  其实我的帐篷隐蔽得非常好。棕熊的嗅觉很灵敏,但是它的视觉不好,应该没有看见我的帐篷。但是我脑海里出现了管理局领导的叮嘱:绝对不能让熊和你近距离接触,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我应该让熊走得再近一点。因为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一头棕熊能够面对面朝你走过来,而且是在特别自然的状态下。对于任何一个野生动物摄影师来说,这都是梦寐以求的一个镜头

  从那一刻起,我心里就埋下了一个小小的情结。将来有机会,我一定要拍一个棕熊头部的特写,一个满屏的、而不是裁剪的头部特写

  后来有一次,我发现了一个棕熊常去的觅食地,我就开始在那里守候。等了很久,熊终于来了

  我当时只顾拍摄,忘记了自己应该及时撤离。熊发现我的时候,我还站在它的领地里,它非常生气,立刻就冲我奔过来

  那个时候,我才反应过来,但是我还存着侥幸心理,一边逃跑一边还扛着脚架和相机想继续拍。因为它还走得不够近,我还没能够拍到那个我想要的头部特写

  然后我就摔倒了,摔了个嘴啃泥,脚架和相机全摔到地上。熊还在往前奔,最近的时候,离我就只有八米。那个场景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还好旁边有一根电线杆,▓拉了一根很细的铁丝。这根铁丝拦住了熊。它冲到跟前才看见铁丝,一个刹车,土都飞起来了

  后来我反省自己。其实我犯了一个错误,没有尊重野生动物的野性。我们不能把人的意志强加给野生动物。不要以为野生动物都很温顺,我们人类可以控制它们

  每一种生物,在食物链上,都有自己的位置。这就是自然法则。我们人类在野外碰上棕熊这样的野生动物的时候,其实真的就只是它们的一种食物而已

  比方说都是奔跑,有的时候,是躲避天敌的奔跑,有的时候,却是为了逃避拍摄的人的干扰

  我看过不少媒体用无人机航拍野生动物的片子。在他们的航拍画面中,动物其实是在慌慌张张地逃命,好像背后有什么人追着它们一样。这种就是被人为的拍摄严重干扰了

  使用无人机航拍,是会有噪音的。绝大部分野生动物都很害怕这种噪音。所以怎么飞,才能不惊扰到它们?你要非常了解野生动物才行

  我航拍的藏羚羊,通常都是非常安逸的、自由自在的状态,没有一点慌张奔跑的样子,都是慢慢在走,有的时候甚至是躺在地上睡着了

  藏羚羊要过马路的时候,每次都是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在路上拦车,让出一条道,让羊群通过

  有的车在路上看到藏羚羊,不要说停下来,连鸣笛都不鸣笛,直接开过去。所以有的时候就会发生藏羚羊被车撞伤的事故

  藏羚羊被撞伤以后,如果它失去了自主进食能力的话,它肯定是活不了的。我拍过这样的伤羊,拍完三天以后,它就去世了

  所以我很想呼吁大家,不要和野生动物去抢道,因为对于它来讲,我们的车真是太强大了。其实有的时候只需要我们踩一个刹车,挽救的就是一条生命

  非洲象、北极熊、美洲狮……人们可能对这些动物的名字再熟悉不过。但是却很少有人意识到,因为我们人类的活动,几乎每天都有物种在灭亡

  过去40年,光中国的陆生脊椎动物,就已经消失了一半。有很多物种,甚至从来没有机会被影像记录下来

  我们为什么拍野生动物?不是为了得到一张好看的照片,一段优美的视频。每个物种都有它存在的道理,都与我们息息相关

  了解野生动物,了解它们和人的关系,其实是让我们更了解我们生存的这个地球。记录本身,就是为了保护。保护野生动物,也就是保护人类自己

  在从事野生动物摄影之前,我是一名滑翔伞飞行员,加入了国家队。从2003到2009年,我狂热地飞行了6年,四次获得滑翔伞女子全国冠军,第一位创造了中国女子滑翔伞点对点直线越野的百公里纪录

  2009年,在一次国家队的集训中,我发生了飞行事故,腰椎第二节骨折受伤。在床上躺了三个月之后,暂停了滑翔伞的事业

  之后,我开始寻找其他的兴趣爱好。我长居在深圳。2011年初,我和朋友一起去拍鸟,拍到了深圳一种珍稀候鸟——黑脸琵鹭

  看到镜头中它起飞的那一个瞬间,我突然感到,自己飞翔的梦想和情感,随着黑脸琵鹭的飞翔,又回到了天空

  飞滑翔伞的人,都把自己戏称为“鸟人”。我感到,如果我拍鸟儿,也可以继续当一个“鸟人”

  从那一天开始,我就把自己的主要精力都投注在拍摄野生鸟类上。5年来,我的足迹遍及七大洲四大洋,拍摄了1000多种鸟类,作品被收入世界最权威的鸟类全书《世界鸟类手册》,其中很多都是难得一见的珍稀种类

  为了能够拍到它们,我凌晨三点一个人负重三十公斤爬山,在南太平洋食人族的原始森林里一待就是21天

  2015年,我到南极拍摄帝企鹅,一呆就呆了18天,创下了独立摄影师在南极帝企鹅繁殖地连续拍摄时间最长的纪录

  其实那一次,我们是被厄尔尼诺现象带来的暴风雪困在了里面。当时被困了八天,有一个机会可以离开,所有其他的摄影师都马上收拾行李走了。我决定不走

  因为我费劲周折才来到这里。而且我听说,后面还会有更多的暴风雪。我想留下来,拍暴风雪里的帝企鹅,那才是它们最真实的生存状态

  事实上,南极是地球上风力最大的地方,也是已知的温度最低的地方。常年都在刮暴风雪

  然而进出南极的帝企鹅繁殖地要坐飞机,都要选风和日丽的天气,所以其实以往大部分人都没有拍到这个常态

  我看到,暴风雪中,许许多多的小帝企鹅刚出生就死去了。每一场暴风雪过去,都有成群的小帝企鹅的尸体留在地面上

  我拍到一只小企鹅,它被暴风雪刮倒了,但是它有生存的欲望,一直扇它的翅膀、蹬它的小腿,想站起来

  通过我的作品,我希望大家不仅仅看到野生动物的可爱,更应该了解到它们生存的危机

  他是一位极地经验非常丰富的探险家。他当时要独自一个人,历经南极点,徒步穿越南极。所有的装备和补给,他全都自己带在身上,整个过程中不接受任何外来援助

  这其实是一百年前,另一位英国探险家欧内斯特•沙克尔顿曾经尝试过的路线。沙克尔顿当时是率领一整支探险队,而亨利·沃斯利是只有自己一个人

  有人问他,为什么选择明显更加危险也更加困难的独行,沃斯利说:“我以这句话作为自己人生的指引——‘去尝试你可能会失败的东西’。我们都在做自己能轻松完成的事,却很少将目标门槛设定得比自己能确定完成的事更高,那正是我此行的动力所在。”

  我见到他、和他合过影的第二天,他就进了南极。等我回国之后,最后得知他的消息,就是他已经不幸去世。那个时候他已经走了一千多公里,只剩下几十公里,差一点就要完成他的壮举

  他留给世界最后的话是:“我的身体耐力逐渐被耗尽,如今终于要付出代价了,▓我不得不悲伤地宣布这次旅程到此为止——距离我的目标是如此之近。”

  我非常敬佩他。我在新闻里看到他给自己拍摄的最后一张照片,是那么憔悴,和之前看到的他简直判若两人。他真的是已经完全拼尽了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

  其实从事滑翔伞运动的时候,死亡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我飞了6年,身边因为滑翔伞事故离世的就有14位伞友

  但是我从来没有因为死亡近在咫尺而想要放弃滑翔伞。不如说,我早就有了为滑翔伞运动付出生命的心理准备。因为这是发自心底的热爱

  滑翔伞更多的可能是挑战自我,实现自我的价值。十三水游戏官网现在我拍野生动物,传达保护野生动物的理念,我觉得这更加有意义

  如果有一天,我因为野外摄影而不幸失去生命,▓我也是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因为这是我热爱的事情,付出一切我都觉得值得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