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国际十三水中国最好的人像摄影师和他镜头
栏目:自然 发布时间:2019-01-02 14:55

  2019年1月4日,“新匠人100”榜单将在北京坊正式揭幕,这将是国内首次以数据维度定义和衡量新匠人群体

  我们特邀肖全为上榜新匠人拍摄肖像,并在北京坊露天美术馆策划了一场大型新匠人人物肖像展,让他们的面孔在离800米的地方被世界看到

  北京12月下旬的上午10点,白日当空,寒风裹挟着干燥的空气扑面而来,让人猝不及防

  肖全穿着一件紫色的帽衫在棚里调试器材,这位被称为“中国最好的人像摄影师”看起来很轻盈,和室外凛冽的天气形成了强烈对比

  他手里把弄着那台号称“地球上最好的相机”的飞思(phaseone)。很显然,器械调试的流程已经成为他的肌肉记忆,花不了多少时间

  调试很快结束了,他顺手拿起了桌上的一个“月球”——那是马鉴带来的拍摄道具,也是AstroReality的爆款产品——一个3D打印、手工绘制并带有AR技术的月球模型

  “这个酷哎。”肖全把月球模型捧在胸前,对着镜子认真摆了个造型,像个收到新玩具的孩子。60岁的他,眼底还有着一股纯真的少年气

  他曾因受到霍金逝世的影响,把自己的摄影作品放大到200多平米,铺展在河边碎石堆上,在天地之间,做了一场给“天”看的摄影展。“你其实感受不到照片的巨大,只是感叹自然的宏伟。”他说

  记录者的幸福,在于被看见。当山间劳作的老人驻足抬头凝望照片,这样的行为完全能算作一种最深层次的懂得

  举起相机的瞬间,肖全又让自己“隐身”在镜头后面,那个位置,他已经站了40年

  “咔嚓——”闪光灯亮起,一片炫目的光晕里,40年前的肖全看着镜头里的那个女人:她一脸倔强,独自望着远方

  1990年,成都锦江饭店673房间里,三毛一身白衬衫,头发整齐地盘着。但肖全觉得,三毛的美,还有更深层的表达

  第二天,三毛换上了流苏针织外套,披下长发,穿着拖鞋,和肖全一起在成都柳荫街里闲逛

  巷子深处的木板房门上倒扣着一把竹椅。三毛没有动倒扣着的椅子,她径直走过去坐在地上,把凉鞋脱了,丢到了一边

  “我连拍了3张,直觉告诉我,要出东西。”肖全的相机有魔力,拍得出镜中人的人生底色。三毛翻看着照片,说满眼只见“倔强”二字

  那是三毛一生最后一批影像,肖全把它们汇成了一本摄影诗集,叫《天堂之鸟》

  那天,慕田峪长城上风很大,杨丽萍执意要站到烽火台上去。她手中握着一块白色的绸布,顺风一抖,顿时一片“白云”横空而出

  肖全回忆那次拍摄,说他当时拍的不是杨丽萍,而是一种雄浑的气,一种很容易就刺激到人内心的东西。他单腿跪在地上,下意识地按快门,拍得满头大汗

  同样是1990年,崔健刚出的那张《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专辑还热手,“流浪”和“解放”成了那个年代城市青年的主标签

  肖全在成都电视台门口看见一堵旧墙,破破的,有点儿像长城,又带着点“百废待兴”的寓意。他觉得这很摇滚,让崔健站过去,按了21次快门

  2年后,在离成都电视台1600多公里的北京友谊宾馆里,陈凯歌刚完成了电影《霸王别姬》的拍摄,在肖全的建议下,他把西装换成了皮衣

  “他凝视镜头的一刹那,我清楚地感受到了站在镜头另一端的人,是一个有教养的、虚怀若谷的艺术家。”肖全说。照片里,陈凯歌的肩上仿佛扛着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

  当全中国都在振臂高呼时,肖全冷静地站在镜头后默默注视着这一切,把这一切艺术都拍进了相片

  肖全的摄影集《我们这一代》里,收录了他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拍摄的顾城、崔健、窦唯、三毛、杨丽萍、张艺谋、陈凯歌、姜文、巩俐、王安忆等二百多位艺术家。那是对中国那个年代文化艺术界名人的一次集中影像建档

  反光板高高地架着,现场温度开始升高,肖全脱掉了紫色帽衫,里面是一套黑绿相间的健身服,露出手腕上戴着的两串佛珠

  拍摄间隙,肖全撕掉塑封,一页一页翻给我们看:“多美啊,是不是?”他抬头,眼神里流露出一股孩子般的自豪

  如果说拍《我们这一代》时的肖全是文艺而桀骜的,那拍《肖全·金川》时的他已然变得虔诚且平和

  2012年起,肖全开始把镜头对准普通人。他受联合国邀请,为公益项目拍摄了200多位中国各地的普通老百姓603883股吧)。从此之后,他一直进行着他的“时代肖像”项目:为这个时代平凡的人,留下有尊严的照片

  肖全说他曾在成都遇到一位背着箩筐卖麻糖的老爷爷。老爷爷唯一的儿子瘫痪在床几年了,妻子身体也不好,一家子就靠着他做了麻糖卖来换取微薄的收入

  他说:“我搬了椅子让他坐下拍照,还打了光,我不会去拍他的家里面,可以想象得到那是怎样的一幅景象。我尊重他,我愿意记录的,是他作为一个光荣的劳动者,有尊严的样子。”

  有人曾这样评价肖全:“他的相机里,存放了那个曾经最狂傲的黄金时代,也为所有人空出一格胶卷。”

  SAND RIVER的郭秀玲到摄影棚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了,她全身都穿着自己品牌的羊绒制品

  “之前我们都是为爱马仕、阿玛尼等国际奢侈品品牌提供顶级羊绒原材料,自己却什么也没有留下。”而今天,她已经可以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也有自己的高端奢侈品品牌

  拍摄的时候,郭秀玲把羊绒围巾披在身上笑着看着镜头,换了几个姿势,但肖全总觉得缺点什么

  摄影棚的音乐换了一首更加欢快的曲子,郭秀玲突发奇想地把围巾往空中一抛,围巾在空中翻腾的时候,肖全的镜头定格了她自信的笑容

  那天,乐范的戴冬英在机场遇见了泊喜的庄自奋和柯春民,于是一起拼车到了拍摄场地

  NONOO的俞任放和泊喜的柯春民在等待拍摄的时候互加了微信,准备一起聊聊便携杯具

  于小菓的于进江拿着几百年前的糕点模具和肖全一一介绍,聊着聊着发现原来他们一直都同在一个微信群里

  “多好啊,以后我们出去,就可以说我们都是一伙儿的了。”拍摄的最后,肖全说,听起来就像小时候班级里那个“拉帮结派”的男同学

  当一群共享理想的普通人聚在一起的时候,那力量是无穷的。那天肖全很开心,说自己的镜头记录了这个消费升级时代下的全新时代群像

  2019年1月4日,我们将在北京坊露天美术馆举办一场带有人文温度的大型新匠人人物肖像展

  那个曾经属于曲艺名角的舞台,在百余年后的今天即将写上新匠人的姓名。我们把他们的群像放大到200多平米,让他们的面孔在离800米的北京坊被世界看到

  当年,肖全拍摄那群文艺先锋时,有些人已经红了,有些人还默默无闻,他把自己看做一位陌生的历史“见证人”,说拍下他们,是因为看到了他们目光背后的“时代光芒”

  今天,肖全站在12位新匠人中间,他说他又看到了“光”,紧接着,他按下了快门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