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15年的时间里
栏目:案例 发布时间:2018-12-01 07:07

  摄影的本心,源于境,而非景。在当今摄影高速发展的时代,多元化的影像语言和表达方式更值得探索和研究。摄影再现这个世界,并不只是一种复制。” 金平

  11月17日-20日,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共河南省委宣传部、中国摄影家协会共同举办的第十二届中国摄影艺术节在河南三门峡举行。四川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金平获得本届艺术摄影类金像奖

  成都商报记者曾两次采访过金平。对于一个身份多元,执着于大画幅摄影、挑战极限、迷恋民艺、崇尚人文自然的摄影师来说,为无数人、自然景观拍摄人文“肖像”的他,▓这一次拿到金像奖,算是给了自己一个交待

  从德格印经院到云南边陲,从四川“5.12”地震灾区到喜马拉雅山区。在近15年的时间里,金平用“守旧”的大型相机极致地从不同维度去关注大自然的能量所带来的鬼斧天工,也去追寻着社会变革之中生产关系衍变的人文延宕,串联出自我实验影像系列的线索感和启示录。“相对数码,大画幅是一种古老的摄影方式。对我却有种魔力,它不在乎瞬间纪实,拍摄手法和手段难称完美,于我,却是最完美不过的主观表达。”金平说

  了解金平的人都知道他有多疯狂!从2009年到2014年,金平先后11次深入喜马拉雅山区,登上多座高海拔七千米之上的雪山冰川,用大画幅相机留下珍贵的影像记录

  近些年来,受到全球气候变暖影响,地球上的冰川正在逐渐消失,为了永远留住圣洁的冰川映象,2009年,金平开启了拍摄冰川世界的漫漫征程。首次拍摄,他将镜头对准了位于青藏之巅珠穆朗玛的绒布冰川,第二次拍摄了屹立在喜马拉雅山脉中部的卓奥友峰。金平一行冒着生命危险攀登到海拔7000余米之上的高度,带着大画幅相机游弋在暗藏着冰陡崖和冰裂隙的冰川中,拍摄过程极其艰难,极其疯狂

  在金平的朋友圈,▓大家都知道他玩了十几年大画幅(20x24英寸)。“差不多就是底片多大,照片就有多大,天地、时间、人和都攒在那底片上,好几天拍到一张片子特正常。”对金平而言,大画幅架构笨重、操作繁复,需要长久曝光的摄影手法代言了某种仪式感,这恰似大画幅对他的致命吸引之所在:非刻意,却有着自然的主观带入;不可预判,▓常有偶得的意外之喜

  金平从12年前将目光投向云南边陲,“濮”意为俗称的云南人,“秘”意为神秘。“《濮秘》的朴素现场掩隐了我的个人情感,影像的时间感铺展出村落的暮晨之光,动物的骨骸悬挂在历史预言的峡谷,生殖的图腾伫立在年轮的祭台,织造的服饰裹挟的魂魄荡游在草、木、石、麻的国寨”。金平认为,这些景象只停留在有着千年历史的原乡古寨,停留在我的影像里。然而在城镇化趋势下,▓中国的自然古村落越来越少,▓能够保存原生态生活方式的寨子也越来越少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