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十三水摄影知识若不是他主动提及
栏目:奖项 发布时间:2018-11-26 10:40

  重庆夜景,作为一张靓丽名片,令人赏心悦目。作为我市摄影界元老级别的古稀老人全玉玺,最近两年却当上了维权斗士。20多起诉讼,均以调解或是胜诉收尾,无一例外或多或少都得到了稿费补偿,单笔最高3万元,名副其实的常胜将军

  业界称全玉玺为维权斗士。他说,之所以坚持,并非为了钱,更多是通过身体力行呼吁整个社会能提高版权意识,尊重他人得之不易的劳动成果

  昨日下午4时,渝北区新光天地商场的一家咖啡厅,半天时间的等待,终于见到了固定完证据前来接受采访的全玉玺。卫衣、浅沿帽、斜挎包,红黑为主的装扮,74岁的全玉玺,耳朵上还挂着一副蓝牙耳机,比同龄人要潮得多,手机用的是售价近万元的新款iPhone XS

  “今天我们采访啥?”坐定后,端着无糖咖啡抿了一口。作为我市最早一批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的全玉玺,还有着中国电影电视摄影师学会理事的背景,问话单刀直入

  全玉玺开始侃侃而谈。从2014年园博园景区的灯会开始,一步步从摄影家当起了维权斗士

  “我刚进景区大门,就看见一幅2米×2米的广告,灯光映衬下格外醒目。”全玉玺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不是自己的作品吗?再三确认无误后,他有了要将主办方告上法庭的想法,因为自始至终都没得到自己的授权

  两天翻箱倒柜地寻找底片,然后再买门票到现场进行照片和视频的证据固定,前后花了一个星期;接下来,全玉玺委托了一名律师,一纸诉状将对方告上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半年后,法院判决1万元的赔偿款。此次经历后,还有一个收获,那就是懂得了权属证据和侵权证据的固定

  自此,全玉玺开启了自己的维权之路,并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近两年,20多起诉讼,均以调解或是胜诉收尾。为此,他成了渝北区法院两江新区知识产权法庭的常客,法官马莎多次为他讨回公道

  最新一期胜诉发生于今年7月10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了渝北区人民法院的原判,判令被告方即一个微信公众号的运营公司赔偿全玉玺经济损失8000元,并在该公众号进行公开道歉

  去年下半年10月初,全玉玺无意从手机中发现,2016年9月23日,该公众号一篇《重庆之夜,还有你不知道的一面》的文章,使用的重庆夜景图片,出自于自己10多年前在南山拍摄的作品《重庆之夜》

  “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擅自篡改使用,且未支付任何使用费用。”全玉玺认为,该公众号运营公司侵害了自己的著作权,随即他将该公司告上法庭

  50余年的摄影生涯,全玉玺的作品不计其数。而当年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拍摄的上乘作品《重庆之夜》,2007年曾被《人民画报》第8期刊用,有着“重庆名片”之称,所以他特别在乎

  不仅如此,2016年11月25日,全玉玺还将此作品在市版权局进行了作品登记

  “比对后发现,两张图片对应的部分无论是拍摄角度,或是关键构图要素的布图位置,还是整体视角效果均基本相同。”全玉玺说

  为此,今年5月初,渝北区法院一审作出如上判决。宣判后,该公司向市第一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然而,维权路上一波三折。用全玉玺的话说,就是该公司除了耍赖,手机十三水还曾对他进行过言语恐吓。为此,他还向渝北区警方报过案。除了出示对方的威胁短信,法院的《判决书》也能很好地作证

  因事后未在规定时间支付全玉玺的赔偿费用,执行局的法官对该公司进行了强制执行,并要求履行公开道歉的判决。如今,8000元赔偿款正在走流程,将很快转入全玉玺的个人账户

  记者关注了该公众号,道歉信发布于11月8日,至今仍保留在公众号的主页面

  “未经全玉玺许可,擅自使用了全玉玺享有著作权的重庆之夜摄影作品,且未署名。”道歉信表示,此事侵犯了全玉玺依法享有的著作权,“特向全玉玺道歉,我司在今后运营中一定会注重知识产权的保护。”

  昨日下午4时至晚上7时30分,3个半小时的面对面采访,红光满面的全玉玺一直言语平和,说话节奏不快不慢。若不是他主动提及,记者很难想象在14年前,他曾因癌症动过换肝手术

  之所以近几年网络上经常出现图片盗用的现象,在全玉玺看来,主要是被告有着不劳而获捡便宜的心理,违法成本太低之余,还抱着侥幸的心理,“反正版权当事人不一定能发现”

  全玉玺表示,自己还将继续在维权路上走下去,“简单复制粘贴的背后,是摄影人历尽千辛万苦,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成果。”

  从20岁左右迷上摄影开始,迄今,全玉玺的大部分收入都用在了购买照相设备上

  “上世纪70年代初,我买下一部莱卡旁轴相机。”全玉玺说,1200多元的花费让他犹豫了好长一段时间,“当时,在解放碑买一个楼梯间的门面,也仅需要500元出头。没得法,喜欢。”而后的80年代,为了一部哈苏相机,全玉玺更是花费5万多元

  全玉玺回忆了一个难忘的经历。南山是拍摄重庆夜景的主战场,弹子石到文峰塔,留下过他太多的足迹。早些年,上南山是无路可走的。其中一次,花了1000元请当地一名村民帮忙用刀斧开路,深夜下山时还出动了消防官兵

  全玉玺告诉记者,每次获得的经济损失补偿款基本都是在2000~20000元之间,主城区几个大的商场有赔过3万元,也是单笔最高

  全玉玺说,等天气、找角度、拼季节,一张好的照片,需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辛苦。有着正高级职称的自己,退休工资不低,维权的目的,是希望侵权者能尊重他人得之不易的劳动成果,通过身体力行呼吁整个社会能提高版权意识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