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注册陈建新:用相机定格生命的精彩瞬间
栏目:奖项 发布时间:2018-11-08 09:57

  走进上饶师范学院教授陈建新的家,顿时被他那一摞摞的荣誉证书所震惊了:全国的,省里的,市里的,专业的,非专业的……好几十张,厚厚的一摞。从1986年的第一幅摄影作品《永恒》入选国庆美术书法摄影作品展开始,1987,1988……直到现在,每一年,他的摄影作品都层出不穷,各种荣誉、证书也都源源不断地追随而来。在这些荣誉面前,有谁会想到这个有着“中国高等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国家摄影职业考评员、全国青少年摄影师等级考试考评员、江西省高校摄影协会副秘书长、中国省摄影家协会会员”等诸多头衔的摄影师,竟是一个体育专业出身,全凭自学而成材的一个普通老师呢

  上个世纪70年代,16岁的陈建新怀着建设祖国的满腔热情,来到了属上饶地区所辖的武夷山垦殖场西坑分场,开始了他的下放生活,也从此,他与相机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恳殖场聘请了一位云南的种植药材专家,他带来了一台海鸥牌的4A120型照相机。那个年代,许多人还不知道相机为何物。这台相机,就成了当时农恳场的一件稀罕物。许多人都会借去自己尝试着拍一些照片。陈建新也向这位专家借了相机,尝试着拍起了照片,而这也成为他与摄影结缘一生的开始

  1978年,陈建新凭着自己的努力,考了上饶师范专科学校。三年的大学生活由于经济条件有限,并没怎么接触相机。直到毕业前夕,才借同学的海鸥牌135相机开始拍毕业留念照片。为了省钱,拍的胶卷并没有送到摄影店里去洗,而是自己看书,先从书上学习冲洗照片的理论知识,然后从市场上买来药粉,用自己制作了一个简单的纸箱当晒箱,在没有暗室发条件只有在天黑只后冲洗,第一次冲印照片的时候没有经验,浪费的较多,但还是成功了!这次小小的成就,大大激发了他对摄影的兴趣,从此,陈建新正是走上了摄影之路

  1981年,陈建新毕业留校,没有了学习上的压力,课余时间也相对多起来。他把这些时间都投入到了对摄影的理论学习中。经常到学校图书馆去摄影方面的书籍,到外地出差的时候,也常常先跑书店,把自己喜欢的、想要的摄影书买回来。1986年7月,为了得到《摄影基础教程》这本书,他还特地跑到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去买。直到现在,他仍然保留着这个习惯。▓他的书架上摆着满满的书,仔细看看,各种各样的摄影类的书应有尽有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与其看书学习,不如外出实拍。1982年暑假,带着从朋友那里借来的相机,陈建新跟随一位画家迈出了他创作的第一步:武夷山——三明——泉州——厦门——集美之行。照片《鳌园晨曦》一直被陈建新定为是自己的处女作,就是在那次途中拍摄的。▓“那是在将要到达鳌园的车上,透过车窗看到外面的景色很美。当目光落到陈嘉庚的墓地上的时候,眼前就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远景是初升的太阳,漂亮的云层,中景是陈嘉庚的墓地,前景为左边的大海,右边停泊的小船。很美,于是赶紧下车,抓住了这个瞬间。”事隔20多年后的今天,老陈对这张照片还是记忆犹新

  此后,一系列的“第一”便在老陈的框框世界里诞生了:翻拍的黄山风景《迎客松》是第一张发表的风景照;反映学生生活场景的照片是第一次在《赣东北报》(现《上饶日报》)发表的记实照片;校运会越野项目比赛中的新闻照片是第一次发表在报纸上的新闻照片……发生在这些“第一”背后的,唯一没有的,是他的第一台相机

  刚参加工作那会儿,陈建新的工资是40/月,而一台相机则要他将近四个月的工资,这让陈建新很为难。可要想在摄影这条道路上坚持下去,没有自己的相机是绝对不行的。正在他犹豫之际,机会来了!当时的产品都在大促销,买东西都会赠送奖券。一天下班的路上,陈建新买了两条毛巾,没想到赠送的两张奖券分别中了二等奖的自行车和三等奖的毛毯。兑奖后,他立马把自行车卖了。拿着卖掉自行车的150元钱,陈建新通过朋友到上饶市江湾光学仪器厂买了一台海鸥牌的205相机

  “刚拿到相机时那种高兴的心情,不是一般人能体会到的。”老陈高兴地回忆到。“有了这台相机,拍照片就方便多了。”随着拍摄次数的不断增加,对摄影的兴趣也越来越浓厚,见于报纸的照片也一张一张多起来。虽然当时每张照片的稿费只有二三元,相比以前没有稿费来源的拍摄日子,老陈还是觉得宽裕多了。“有了相机,可以随时随地拍摄,又有一定的稿费来源,这给了我很大的动力,也是我摄影历程中的一个关键性的转折。这个时期,我完全由兴趣拍摄转向记实拍摄,好多记实照片都是这个时期的作品。”

  1988年,陈建新开始从事摄影教学工作,成为第一个在上饶师专开设摄影课的老师。2002年,上饶师院开设了新闻专业,陈建新又接过了新闻班的《新闻摄影》课程。在他的严格要求下,学生们进步很快,基本上形成了比较系统的摄影知识,掌握了一定的摄影技巧。2004年五一过后,首届新闻班赴三清山、婺源见习。因为摄影采风去过多次三清山和婺源的陈建新主动承担了领队一角。考虑到出行的费用较高,而大多数学生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为了给学生省钱,老师们并没有坐缆车,而是和学生一起,一步一步往上爬。相机、镜头、三脚架、衣服、水、食物,几十斤重的背包,老陈硬是一步一步地背到目的地。有的学生也要帮他背包,但是被他拒绝了,他说:“要想拍到好的作品,就要做到机不离手,即使再重,也要自己背,这样用起来方便。”

  五月的南方,天气是多变的。在离开三清山到婺源的那一天,下山的路上,突然下起雨来。走到西海岸的时候,狂风大作,暴雨也倾盆而来。西海岸,去过的人都知道它的危险性。仅仅半米宽的栈道,下面是万丈深渊。▓在那样的天气下走这条路,人只要打伞或者站立都有被风吹下去的危险。老陈义不容辞地打起了头阵,他严格要求每一个学生不准打伞,风一来,必须马上蹲下。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没有忘记拍摄。用他的镜头记录了这一难忘的时刻

  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带了三届新闻班,带领学生进行了三次实地采风。谈及这些的时候,他总是说:“作为一个老师,应该言传身教,▓为人师表。摄影是一项很辛苦的事,只有对自己严格要求,在专业上、技术上过硬,不但不能偷懒,还要起早摸黑找最佳拍摄时间,在学生面前起到一个榜样作用。如果自己没有好的作品,学生是不会佩服你的。”

  生命是有节奏的,老陈的生命节奏,是永远都不变的相机的“喀嚓喀嚓”声。过去这样,现在这样,将来也这样。老陈生命的年轮,也永远定格在那也数不尽的胶片上。相机、胶片、老陈就是一篇和谐的乐章。(完)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