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监控第六届中国摄影年度排行榜上榜作品
栏目:奖项 发布时间:2019-01-24 10:50

  1963年出生于中国湖北襄阳,曾为水利工程师,1992年南下闯荡深圳,以其专业知识谋生。现居深圳,自由摄影师

  曾被称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发端于“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风口。2015年5月,第一辆无桩共享单车首次出现在中国北京大学校园。其“绿色出行”、“解决最后一公里人们出行难题”的理念得到大众的欢迎。各路资本也从中嗅到商机,纷纷疯狂投入,很快演变成一股共享经济的风暴席卷中国。短短2年多时间,超过70家的共享单车公司雨后春笋般成立,这些公司融资超过100亿美金,在中国各大城市集中投放了2700万辆的共享单车,每一家共享单车公司都以独特的颜色标识各种品牌的单车。以至于在许多城市的核心区域,共享单车已车多为患,严重挤占了城市公共空间

  从一开始的放任不管甚至是鼓励欢迎,到2017年9月,政府终于觉得事情不妙,开始转为对单车投放量限量,并由政府出钱出力对市场上超量投放的单车予以清缴,拉到一些临时地点集中堆放。这样的临时堆放点在中国许多大城市纷纷出现,隐蔽难寻,被人们称为共享单车“墓园”。在清理搬运过程中及在堆场的挤压下,很多原本完好的共享单车遭到损坏。政府与共享单车公司间的关系因此直转之下,矛盾凸显,陷入冷战

  随着政府对共享单车公司的打压, 3Vbike、悟空、町町、小蓝、酷奇、小鸣等一大批共享单车品牌因为资金链断裂纷纷宣布倒闭或停止运营,目前仅剩少数几家公司勉力运营。大批注册用户的押金无法退还,估计金额高达数亿美金

  该项目从2018年1月开始拍摄,摄影师通过各种线上、线下渠道搜索相关信息,几乎跑遍了共享单车曾经辉煌一时的国内所有城市,用航拍、地拍、VR、视频、音频等方式进行了全面的观看和全方位的记录。2018年7月26日上午,中国搜狐门户网发布了这些照片和视频,立刻引发中外媒体的疯狂转发,网络点击量超过三亿人次,成千上万的市民在网络上留言发表看法,形成一个现象级的媒体传播事件。2018年11月16日,摄影师获得中国最大互联网公司腾讯主办的2018腾讯传媒赏的“年度视觉奖”

  该组影像经媒体传播后,中国政府改善了对共享单车的管理手段,更多地是监督运营商自行减少其在市场上的单车投放量来净化原本挤占的城市空间,并加强了对破损单车的报废回收工作。截止2018年年底,摄影师拍摄到的大部分共享单车“墓园”已经消失

  风暴过后一片狼藉,带给人们对于当下中国经济、资源、环境以及人文社会诸多层面上的广泛思考

  在共享经济的最重要代表共享单车遭遇多事之秋之际,摄影师吴国勇用无人机航拍和VR影像、现场视频及录音等多媒介手段寻找记录了国内数十处共享单车“坟场”,向公众呈现这一新事物“无处安放”的现实,也从某个侧面映射了“无处安放”的人心

  多媒体手段的介入,使这个专题成为融媒体时代的纪实摄影新样本;对热点话题的影像回应,恰恰证实了纪实摄影最重要的功能:向现实发问、引观者思考;通过视频和静态画面结合的传播快速获得数亿阅读量,更成为将社会公共话题可视化的典范——共享单车折射出来的现实,引发出来的思考,远比共享单车乃至共享经济遭遇的挑战本身要多得多

  ▲石家庄栾城 一座桥下堆满了废弃的共享单车,一辆车上印着“厉害了我的国”

  ▲长沙天心 京广铁路大动脉边上的单车坟场,每隔几分钟就有一列火车轰隆隆地驶过

  ▲武汉洪山 城乡结合部,新建的居民区旁的村民广场上,一座中式凉亭在共享单车的“海洋”里沉浮

  ▲武汉洪山 城乡结合部,新建的居民区旁的村民广场上,一座中式凉亭在共享单车的“海洋”里沉浮

  ▲深圳龙岗 清一色的“小蓝”单车堆场,这是倒闭的共享单车众多品牌中的一家

  ▲东莞万江 一条断头路上堆满了共享单车,一位老农在间中的分隔带上种植了蔬菜

  ▲天津王庆坨 王庆坨小镇曾是共享单车生产基地,共享单车风暴之后,许多工厂倒闭,有工厂将墓园里的共享单车拉回拆解以减少损失

  ▲杭州下城 右侧的作业车前挂着“共享单车转运车”的标志,远处大楼叫“创新中国产业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