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十三水必赢方法用镜头定格当下用坚持留存历
栏目:奖项 发布时间:2018-12-26 22:11

  人们诧异于一幅摄影作品的精美,往往把成果归于摄影师手中的高端装备,却很难想象这幅作品背后的艰辛,容易忽视摄影师为创作而付出的心血,更难理解摄影师对于创作的痴迷——比如说,威海市摄影家协会主席王晓光

  结婚前,王晓光接触相机的机会仅限于与同学、朋友之间的合影,“拿着人家的相机,对准人,摁下快门,仅此而已。”在那个年代,罕有人搞摄影,大众更是不懂摄影是什么,只是通俗地称作“照相”,而对于平民来说,照相也是一种堪称奢侈消费

  1978年4月,王晓光结婚,弟弟借来了一台照相机给他用,他兴奋地买了两卷胶卷,给自己家人拍了几组照片。这是他第一次自主使用照相机,尽管他已经记不起这部相机的型号,但仍清晰地描述出相机的样子,“红梅牌的,镜头是从上面往前翻的那种,底片是方的。”

  在这张照片里,新婚妻子微笑着坐在桌前,她的身后是一台海燕牌收音机,“当时,这台收音机是家里的最贵重的电器。”这些照片,不仅成为流金岁月的留念,其中一张更是因为记录了那个时代特征,与其它几张照片合并成为一组反映家庭变迁的专辑,这组照片先后获得“山东省‘新视觉’摄影故事大赛一等奖”、“齐鲁家庭摄影大赛银奖”

  1985年,王晓光趁去福建出差的机会,一狠心就买了一台相机。这是一台那个年代最为流行的海鸥牌4B-120双镜头反光照相机,花了124元,而当时王晓光的工资也只有四十几元,“在威海还买不到,除了货少,还得用现金加商品供应票买,没有那么多票。”当时家里的存款也不过几百元,王晓光说:“家里人支持,要不我也不敢花这么多钱。”

  有了自己的相机,王晓光还是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跟摄影结下不解之缘。直到1986年的一天,6岁的女儿倚着一棵大树学习,这场景令王晓光感觉妙不可言,他拿出相机,思量半天后按下了快门。照片冲洗出来后,王晓光越看越喜欢,把这张照片投稿给了报社,不料次日就刊发出来,他为此得到了1元钱稿费

  照片见报的意义,在于这不再是一张照片,而是一幅作品,是被大众认可的创作。这幅作品极大激励了王晓光的摄影欲望,“没有老师教,也没地方学,只能买书自学,还在北京摄影艺术函授中心函授学习一年。”

  至今,这台堪称古董的海鸥牌相机还能用,“快门次数也就用了1000多次”。原因有二,一是使用成本高,“胶卷贵,寻思半天才舍得照一张”;二是,1987年他就买了自己的第二部相机,“日本牌子,叫‘确善能’,是一款135单反相机。”

  威海市摄影家协会成立之初只有十几个会员,但总算是有了一个学习交流基地,王晓光和其他摄影师切磋后,意识到自身还存在很多不足。在正当年的年纪发现不足是好事,这也意味着有更大上升空间,“想给照片增加内涵,把摄影作为一种艺术创作。”

  离开车间也使得王晓光有了更多时间摄影。那几年,他经常和其他摄影师参与各种活动,接触的题材也更广,除拍摄人物、事件,也拍摄民俗、风景。投稿渠道也不再局限于本地报刊,国家级媒体、专业期刊上也逐渐有了他的作品

  照相不用胶卷?当年,这对于很多人来说不可思议,甚至有摄影师对这种新技术嗤之以鼻,认为艺术创作必须用胶卷。王晓光同样对数码相机充满了好奇,1997年,他花2000多元买了一台二手数码相机,“只有80万像素,照片稍微一放大就全是马赛克。”

  王晓光买二手数码相机的原因,一是要尝试数码相机,他意识到摄影即将进入一个新时代;二是因为当时数码相机还都是天价,“一款140万像素的奥林巴斯数码相机要1万块钱左右”。当年,这款奥林巴斯就摆在北京街头的一个橱窗里,王晓光为它流连忘返半天,但最终望而却步

  21世纪,科技发展令时代进入加速度状态,数码相机升级换代快得超乎想象。2000年,开了广告公司的王晓光有了第一台真正意义的数码相机,那是一台价值近万元的索尼707。之后,每隔两三年,王晓光就要更换一套摄影装备,从半画幅到全画幅、从百万级像素到千万级像素,从富士S2到佳能5D再到5D2、5DSR,镜头也更加齐全,鱼眼、微距、长焦……“出门的最低配备是两台相机、四五个镜头,一个大包背起来都好几十斤沉。”

  设备升级,曝光、测光、连拍的自动化程度大大提高,更主要的是“再也不心疼胶卷了,随时都能按快门”。这些年,王晓光不管去哪儿,相机从不离身,走到哪拍到哪。为了拍摄更美丽的风景,往往天不亮就爬上山顶,有时为了拍夜景、焰火,他很晚还留在山顶,下山时只能打着手电筒摸索下山。为捕捉天鹅、白鹭的精彩镜头,他会一动不动等很久…

  勤奋和执着换来了累累硕果,王晓光的作品在国内外摄影大赛中屡屡斩获大奖,《雪润天鹅湖》获2006“影像中国”全国摄影大赛风光类铜奖;《雪浴》获第九届上海国际影展入选奖和2008中国济南当代国际摄影双年展“齐鲁国际经典奖”;2008年获“今日中国”全国摄影比赛一等奖;《一行天使入画来》获2009年“生态文化绿色家园”全国摄影大展自然类收藏奖……2018年11月,山东省互联网传媒集团、山东省新闻摄影学会“功勋摄影家”

  在很多人痴迷摄影装备更新换代时,王晓光常常劝诫,“设备升级换代只是为提高照片质量,但相机毕竟只是工具,镜头背后的那双捕捉瞬间的眼睛、怦然的心动才是摄影最真实的感觉。如果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用手机拍摄的效果并不比高端相机拍的差。”

  上世纪90年代末,一家外地公司在威海组织了一场空中看威海的商业活动,王晓光在受邀嘉宾之列。在骇人的直升机轰鸣声中,王晓光打开机舱窗户,探出镜头,拍了一些照片,“照片不多,也没有构图那一说,但这些照片怎么看都觉得好看,因为这是从一个从没有过的角度。”

  前些年,王晓光的一些作品被误认为是航拍作品,其实,这是他手擎鱼竿拍摄的,“买了根14米长的鱼竿,去掉最上面细软的两米,自己做了零件当接口,把相机放在鱼竿顶上。拍摄前,提高快门速度,设成定时拍摄,然后赶紧抽鱼竿,把相机尽量举高……”这虽然能收获好作品,但往往要付出代价,“相机、镜头都摔坏过”

  “用镜头记录城市的成长,生活的变迁,原本就是摄影师的职责。”王晓光和好友经常去各处拍摄,当拍摄过的地方发生变化时,必然会再去拍一遍,“有新有旧,有前有后,对比来看,这照片就承载了城市记忆。”

  威海市摄影家协会目前会员已逾千人,王晓光从1997年开始担任副秘书长,2002年成为主席至今带领这个团队发展壮大。“别人可能觉得我们很清闲,他只是看到我们拍摄的图片。其实创作是很艰辛的过程,要四处采风,要选题,要思考,按下快门前已做了很多工作。”王晓光经常要组织会员集体采风,开会交流学习,开办摄影展

  近年来,王晓光还多了个“老师”身份,他走进老年大学、文化馆、学校、机关单位传授摄影知识,“不仅相机走进了千家万户,每部手机都是相机,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摄影师,让更多的人学会摄影,爱上摄影,就能传播更多的美。”

  1953年出生,高级摄影师。1985年开始摄影创作,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山东省艺术摄影学会艺术顾问、威海市文联文艺家协会党委委员、威海市摄影家协会党支部书记,主席、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书院导师、济南大学泉城学院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威海市政协摄影联谊会副会长

  擅长于拍摄风光、城市记忆、民俗以及野生大天鹅等题材的作品。十几年来一直义务从事摄影家协会的主要负责工作。1999年起,先后主编了威海市首部《威海摄影作品集》和《威海摄影20年》、《走过20年》大型画册;参与拍摄、编辑了威海首部大型画册《俯瞰威海》;近几年自编了摄影教材,到学校、机关、工厂等基层单位举办各种摄影讲座几十场

  创作的摄影作品已有数百幅在各类报刊发表或摄影展入选及获奖。其中《雪润天鹅湖》获2006“影像中国”全国摄影大赛风光类铜奖;《天浴》获2008年“新华通杯”全国网络摄影比赛二等奖;《雪浴》获第九届上海国际影展入选奖和2008中国济南当代国际摄影双年展“齐鲁国际经典奖”;《从小家大件变化看国家繁荣发展》获山东省“新视觉”摄影故事大赛一等奖。《一行天使入画来》获2009年“生态文化绿色家园”全国摄影大展自然类收藏奖。2010年获山东省政府颁发的泰山文艺奖摄影类三等奖。2013年,获中国摄影家协会授予的“全国百名服务基层优秀会员称号”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